李战武:当税收管理员的日子

2019年01月08日16:38

来源:大河网

  年底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窗外雪花轻轻地飘落,望着茶杯上俨然的水雾,忽回想起过去当税收专管员的日子,往事如烟,思缕萦萦,总有一份牵挂、一份怀念、一丝油然的眷恋……

  1991年,我从税校毕业,怀着一份新奇与渴望,被分配到洛阳市汝阳县一个山区税所。税所来了一个大学生,在当时也算是小有影响的一件事,老所长、会计满脸笑容,忙得不亦乐乎,把我的房间安排好,做了简单介绍后,新的工作就开始了。

  当时所里正进行牲畜交易税的清缴,带着税收任务,我和同事们一道,开始了上山下乡、翻山越岭。每到一个村庄,老所长先和村长见面,交流工作。在村长的支持下,通过村里的大喇叭作宣传动员,其中有一句话是必不可少的,就是:“这次交易税清缴,县里乡里都十分重视,专门安排一个大学生来检查。”我听了暗自好笑。

  刚开始,我不大适应基层工作,即使再口渴,也不喝生水,不吃未清洗的水果,面对同事善意的玩笑,我总是腼腆的笑笑,红着脸低下了头。慢慢地,下乡我也开始喝生水,喝大杯酒,偶尔抽一枝烟。

  农村基层税所的生活单调而平凡,同事们大都人到中年,家里还种着责任田,农忙时节,忙完工作还要回家忙农活,很少在所里值班。而我单身一人,又没有那么多的杂事,大部分节假日或星期天,总在税所值班,这时炊事员也放假,没地方吃饭,好在当时电费不高,老所长破例让我一人值班时可用电炉做饭。渴了泡一杯茶,饿了煮一个鸡蛋,慢慢地我学会了蒸卤面、包饺子。“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生活悠哉悠哉;时或三五好友,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倒也其乐融融。

  老所长有时瞅见了,摇摇头,一言不发的走了。

  一次去县局开会回来,老所长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语重心长的说:“娃呀,我去县局办事,发现科室的年轻人都在看书、学业务,你这样下去,对自己没好处,趁着年轻,得学习呀,现在兴年轻干部,也该积极入党啊!我们都老了,将来你们是税局的希望哪!”老所长一番话宛如当头棒喝,我一下清醒了。

  回屋后,我把大学的财务课本、现行税收政策等书籍翻了出来,工作之余,悄悄地看了起来……老所长脸上又浮现出久违的笑容。

  一次因痔疮做了个小手术,我在乡卫生院静养几天。一天沉睡中,被一阵哭声惊醒,原来一对中年夫妇,大概是一个个体户,我有点记不清楚,因孩子小腿骨折住院,付不起住院费,被医生停药,望着苍白消瘦的孩子,夫妇俩心疼的直掉泪。当时我脑子一热,二话没说,拿出仅有的200元钱,替他付了住院费(200元在当时不是小数目,我月工资才120元)。我的病好转后,一个人悄悄地出了院。

  一晃半年过去了。一天,税所的一个协税员对我说:“奇怪,王石头以前缴税总是前拖后拖的,这半年缴税十分积极,并且见我就说要找一个税务干部,说的长相与你很像,我怕他找你说情,就说不认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一听就明白了,说明了情况,协税员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随后,这对中年夫妇还了钱,每次到乡里办事,总是给我捎些刚采摘的南瓜、一把新鲜的青菜等。我调县城后,亦是如此,每来县城办事,总带着核桃、柿子等山货来我家坐坐,我家没人时就把东西放在门口。我总觉得不安。一次我透过窗户瞅见这对夫妇又来了,便锁了门,对邻居说:“有人敲门时,你就说我调到市局了。”窗内望着这对夫妇怅然而回的背影,我的鼻子酸酸的……

  一年后我入了党,工作也进行了调整,由集贸市场管理员转为企业税收管理员。

  第一次去企业收税,是去乡食品经营处。我一进财务办公室,就看见一个愁眉苦脸、咬着笔杆子的中年人在傻坐,简单介绍后,我就问有啥事?原来是由于会计制度改革,县食品公司强化会计核算,要求基层必须上报会计报表。现金流量表、资产负债表等新式报表,让这位会计傻了眼。报表作了一星期,好话说遍,请教无数,还是一个空表。当时也实行纳税辅导和纳税鉴定制度,帮助企业建账也是税务专管员的一项职责,“这有何难”,我随口说了句,会计眼一亮,于是一个诚恳学,一个耐心教,整整两天,我帮他对会计科目进行了设置和理顺,帐户数往报表上一填,一个完整、全面的报表就出来了。会计向我伸出了大拇指“嘿嘿,了不起!怎么样,请你吃顿饭?”我问“为什么吃饭?”会计说“为了感谢”,我说“一吃饭你就不用感谢了,还是不吃饭的好。”一阵争争让让,最后会计让我去他家吃碗红薯面条(在农村吃红薯面条有一定的象征意义,表示关系很好),我同意了。当天在他家吃了碗红薯面条,还喝了一杯酒,我们俩说了许多话。事后我知道,会计姓李名杰娃,母亲早逝 ,父亲和他一起生活,有三男一女四个孩子。

  随后,我听说因为当月的会计报表,他被评为先进,并作为样本在全县食品系统推广。以后工作中,我收税,他缴税,一切都那么平淡自然,食品经营处多次被税所评为先进纳税单位,闲暇,他也喊我去他家吃红薯面条,我也总是欣然前往。

  市场无情,九三年以后,个体经济的迅速发展,乡食品经营处每况愈下,人员纷纷下岗,企业停产,我们的联系少了。一天,他忽然找到我,带着哭腔说:“下岗了,这些年东奔西走,也没挣啥钱,父亲又患脑溢血,住不起院,能不能借点钱?” 我二话没说,取出积蓄的四千元给了他,他眼里噙着泪走了。

  九四年年中,他来到了税所,还了四千元钱,并请我吃卤肉。当时国、地税刚分了家,他也在市场开了一家卤肉店,生意不错。我问:“要钱不要?”他说:“不要钱”,我说:“那我不吃”,“那要钱吧!”。结果一顿饭,我们又喝了酒,他红着眼,感叹人情,感慨岁月,说了很多,我静静地听着……

  当地乡镇企业主要从事白酒生产,是杜康酒的源产地,随着工作的开展,我和当地企业的厂长、会计渐渐熟悉了。记得一个星期天,一个酒厂的厂长和会计到税所办理产品外销证,临近中午,当时我正在边看业务书,边蒸卤面,女会计长得挺不错,一进屋我就觉得她的目光有点异样,办妥后,厂长问我:“一个人又学习又蒸卤面,挺不简单呀!”我说:“习惯了,”厂长又说:“让我俩在你这儿吃点卤面吧?”我说:“随便,”说完后,厂长就出去了,当时我想他只是随便说说,未必会真吃,谁知一会儿厂长拿着两瓶酒、一碟花生米、几根黄瓜过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卤面没吃多少,酒却喝了不少。酒酣中,厂长问我:“老弟,你知道我最高兴的事是什么?”我说不知道,厂长大笑:“最高兴的事就是在这里吃卤面,”说罢问我:“你最高兴的事是什么?”我想了想说:“上大学时家里穷,穿不起皮鞋,别人都穿皮鞋了,我一双球鞋走遍春夏秋冬,参加工作头个月工资一发,我27元钱买了一双皮鞋,剩下的交给了妈妈,看着黑亮的皮鞋,望着母亲欣慰的目光,这是我最高兴的事!”厂长沉默了,女会计转过身拭了下眼角。

  九三年度的白酒市场竞争激烈,厂长因大量的库存发了愁,当时正试行税务人员促产增收“七个一”活动,我向他建议,几个酒厂生产一样的酒、一样的包装,为何不在包装上作文章呢?把包装设计高档一些、新款一些,产品应该有一定的竞争力。结果企业产销两旺,供不应求,厂长乐开了花。闲暇时总爱到我住室坐坐,唠唠嗑,也喊我去他家吃红薯面条。

  工作的接触,我对女会计有了进一步了解,她心地善良,心灵手巧,渐渐地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结婚那天,厂长也来了,并送来500元贺礼,我知道后,让妻把钱悄悄地分批寄给他正在读中学的儿子。

  一次无意中我发现老所长在自言自语:“结婚是件好事,酒厂会不会因此少缴税呢?”老所长脸色布满了阴云。

  每月征收期,我总是督促妻及时、足额缴税,不能因我们关系而影响税收。然市场无情,随着白酒市场的疲软,企业开始出现亏损,资金周转困难,厂长多次暗示妻少申报、少缴税,都被妻拒绝。渐渐地妻在单位不受重视了,并被冷落了。望着拥在怀里哭泣的妻,我安慰她:“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趁着年轻,参加职称考试吧。”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一年后妻考上了注册会计师,调进了县审计局,这时我也竟聘上了副所长。

  第二年,县税局和检察院联合对白酒市场进行专项税收检查,几个小酒厂先后因偷税数额较大,或厂长被判刑,或企业被查封。而妻所在酒厂因为较能如实申报,只受到轻微的处理。

  一天,厂长的爱人忽然来到税所说:“哎,你能不能去去俺家,厂长在家常常发脾气,想见你,又恨自己,天天唉声叹气”。有何不可呢!我和妻欣然前往,吃着红薯面条,我见厂长的脸又红又高兴。

  岁月像一条河,静静地流淌着,两年后,我被调往他乡,主持税所全面工作,如今又实行新的税收管理员制度,2018年7月国地税又合并了,新的制度强调了人性化管理的理念,我想还会有更多充满温情日子与回忆。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