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老城总支、洛阳龙门书画艺术研究院 耿红霞:我是父母身后的山

2019年01月08日16:12

来源:大河网

  30侍奉父母使我感受到,小时候父母是我们子女的山,这座山支撑着家的世界,家让我们始终有一个幸福温暖的港湾。随着岁月的流逝,终有一天我们成长起来,要成为年老病弱的父母身后的山,为他们遮风挡雨,不离不弃。

  我出生在洛阳,是地道的老洛阳人。是这个城市中很普通的家庭,父亲是老城工商局退休,母亲在牡丹内衣厂工作。从我记事起,母亲的身体就不好,三天两头去医院,是个药罐子。我四岁的时候,母亲患上了肺结核。幼小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总是用一付她专用的碗筷,不许我们触碰,懂事了才知道,怕传染给家人。

  父亲生于1931年,爷爷很年轻就去世了,父亲是家里的长子,从小年纪就承担起家庭重任,十几岁就做工挣钱养家孝敬奶奶。62年出生的我从小就看到父母经常去探望奶奶,把省下来的需要用票证才能买到食品物资给奶奶送去,尽可能让老人生活的好些。孝敬父母在我年幼的心里留下深刻的烙印。家风,也许就是这样点滴地传递着。

  母亲32年出生属猴,常对我说起她的童年,姥姥姐弟三人,在她七岁时候姥姥就去世了,舅舅才五岁,母亲小小年纪就要洗衣做饭干农活,还要节衣缩食,尽量把能节省的一切用给姥爷和舅舅,辛苦地支撑起失去母亲的家。这培养了母亲坚强、独立、善良、孝顺的性格。

  我长弟弟11岁,母亲体弱多病工作回家已经筋疲力尽,干家务和照顾年幼弟弟就是我的责任,14岁的我退学担起照顾父母与弟弟的担子,让父母安心工作,无后顾之忧。

  1986年我24岁,当我还陶醉在新婚的快乐中、沉浸在孕育新生命的幸福里时,55岁的母亲患脑梗塞瘫痪,几副重担一下子落在了我一人的肩上。开始奔波在医院,单位、家之间,这一穿梭就是近三十年。

  母亲瘫痪后,生活失去自理能力,吃饭、穿衣、大小便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照顾。父亲工作繁忙,弟弟在外求学,丈夫因工作性质常年在外,照顾母亲女儿和家基本都有我一人承担。母亲因为不能下地活动,大小便都需要伺候,加之需要适当地活动锻炼,防止肌肉萎缩,每天都得抱上抱下许多次。母亲是1米6多的个子,120来斤的体重,这让男人都吃力的活,我做的自在轻松。母亲瘫痪在床28年,使我早已练出了力量,习惯了这一切。用手替母亲抠干结的大便,擦洗母亲身体防止生褥疮,按摩疏通经脉,这些是我每天和吃饭一样的必修课。28年,我几乎没有一夜睡过安稳觉,深夜零点、两点、四点…几次三番起来为母亲翻身拍背;多少次紧急送母亲入院,和死神赛跑夺回母亲的生命;背地里流过多少泪,转过身还得微笑着哄母亲吃饭吃药…。说不苦不累,那是假话,我也是个普通人,要照顾自己的两个女儿,还要工作,有时候真想躺下好好睡一大觉,但再苦再累,也得坚强地站立,撑起我家的大山。

  近三十年间母亲多次住院,但长期住医院总不可能,主要还是在家中护理和治疗。我家简直就是个小药房,常用药就有多种:降压药、治疗脑功能障碍药、活血化瘀药、镇静药、健胃药、化痰药、消炎药、润肠药等几十种,还有各种营养品保健品,都是父母离不了的必需品。母亲从脑梗到83岁去世,28年一共用过4部轮椅,5个气垫床。为了方便照顾母亲,我自学了医学护理知识,学会了打针、量血压、测血糖等一些基本的医疗护理手段。这些,是我天长日久练就的。天气好时还推着父母到洛浦公园等地方转转,让他们开心高兴。我很幸福很骄傲,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家,是担当、是责任,是亲人相互依存、遮风避雨的地方,只要有父母亲在身边能侍奉他们,再苦再累苦都是快乐的。

  命运总是让我更坚强,2013年父亲患脑出血入院,因为脑出血和脑水肿比较严重,一直昏迷一个多月才醒过来,我咬着牙坚守守在病床前。父亲的出血部位是右脑颞叶,是控制神经精神情绪的,病发症状主要就像精神分裂症患者,不停地胡说叫喊,手舞足蹈,只有用些镇静药才能休息下来。这期间,最令人头疼的是输液,每天要输大小十几瓶液体,父亲的双手和双脚被输液的针头扎满了,加上父亲精神不能自己控制,手脚乱动,有时一天能跑针四、五次,所以,只要输上液体我就得抱着父亲的手或者脚连续数小时不能松开,担心再跑针。这当中,我还得抽空跑回家照顾瘫在床上的母亲。

  说艰难那是真艰难,我只恨自己无法生出三头六臂,能把亲人照顾的好些、再好些!

  父亲病情稳定后回了家,我把两张医用床放在一间房间里,方便照顾父母。每天晚上在父母床中间,我撑起一张折叠床守护他们。母亲全瘫不会动弹,不用担心她掉下来,只需要为她翻身拍背几次,换换尿垫,喂水。父亲可就难了,虽然他脑子糊涂,但能自己翻身坐起来,不知深浅地乱动,还要往床下跳,太危险了!每次打发父亲上床休息时,我得把栏杆撑起来,再给他拦上安全带,这样我能稍安心一点,能睡一会儿。父亲老年痴呆,思维完全混乱,母亲的智力相当于幼小的孩子。我坚持和他们说话聊天,尽管对话简短幼稚,甚至不知所云,我都觉得很幸福,毕竟,亲人在一起,没有什么比有父母在身边更踏实的了。

  尽管我照顾瘫痪母亲28年已经创造了奇迹,但我仍期盼奇迹能继续下去,2014年母亲还是在患病瘫痪28年后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不能习惯她的离开。我常习惯性地想为她翻身拍背,想抱她去晒太阳;我的手常不自觉地举起握成空心状,多年来为她捶背按摩形成了常态;做好饭菜,我麻利地剁得稀烂,盛到母亲专用的小碗里,才突然意识到吃饭的人已经远去,妈妈,我想再伺候您28年呀!

  父亲从患病后,认知世界就退回到了孩童时代,只模糊认得我,整日喊我的小名“霞,霞!”我每天除了照顾他吃饭、穿衣,还要锻炼父亲的智力,就教他认字,读三字经、写自己的名字,能让父亲慢慢智力进步,是我的信念。痴呆的父亲近乎一个幼儿园孩子,吃饭喝水都得哄,我总感觉,这时候我们的关系是互换的,他就像孩子那样需要呵护。

  尽管生活艰辛,令我疲惫不堪,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喜欢的书画篆刻学习,也时刻言传身教培养自己孩子努力学习。我的父母在他们那个艰苦的年代,坚持教育我和弟弟好好学习,虽然我由家庭原因辍学较早,但坚持自学书画篆刻艺术。我弟弟研究生毕业,在武汉从事计算机研发工作;我的大女儿是北京语言大学研究生,曾获得洛阳市英语小状元,08年北京奥运会志愿者,2010年,被国家汉语办公室公派到美国密苏里州担任韦伯斯特大学孔子学院的外教,(洛阳日报“洛阳姑娘让美国孩子开口说汉语”);我的小女儿也考入河北医科大学,曾获洛阳青少年才艺三等奖、二胡等级拿考十级。我也在繁忙事情中挤时间学习,多年的努力坚持练习,使我在篆刻、书法、绘画上取得了一些进步,2016年三月、五月分别在洛阳美术馆和西泰山书画院,举办“孝行天下 凤凰染霞”个人书画篆刻展。

  我坚持每年都参与资助洛宁县贫困学生,奉献爱心。还经常挤出时间参加各类社会公益活动,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为抗日老战士、敬老院、学校等等赠送书画作品, 把爱和孝同书画艺术一起送给大家。

  是父母坚强、勤劳、善良、孝敬的生活态度激励着我,也影响着我的女儿,使勤奋向上的家风代代相传。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我不这样认为。我坚持28年侍奉母亲,时至今日还在照顾老年痴呆父亲的,父母给了我生命,在他们年老体弱多病时,我必须是站在他们身后坚强的山,孝顺庇佑他们。社会给了我很高的荣誉,2011年我当选了第八届全国十佳孝贤,2012年当选感动洛阳十大人物候选人,2013年获得洛阳当代十大孝子称号,2014年被评为最美洛阳人……。2010年,洛阳电视台《人生》栏目第191期专门为我录制了《耿红霞的幸福生活》节目。这是社会对我所作所为的认可和鼓励,也是激励更多人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孝道美德。

  谁不疼爱自己的子女,我们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当我长大了父母亲老了病了,这时候我和父母亲的位置就互换了,他们成了老小孩,我会倍加呵护他们,就像疼爱自己子女,让他们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