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银贵:我以我诗写人生

2019年01月08日15:57

来源:大河网

  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出身于平民家庭,成长于乡间田野,毕业于登封八中。初试高考,与大学失之交臂;投笔从戎,因母爱遗憾终生。正值青葱岁月,投身于打工行列;几经风雨洗礼,练就了文学本领。诗词歌赋,皆有涉猎,小说散文,写而不精。时有新闻消息,见诸于报端杂志;偶有应征作品,获得奖项殊荣。

  本人深爱文学,尤对诗歌钟情,不管身在何处,总是如影随形。写过各行各业,写过百态人生,写过针砭时弊,写过颂德歌功,写过风花雪月,写过美景名胜。

  写诗是我的业余爱好,写诗是我的精神支柱,写作是生活的动力,写作成人生的使命。无论生活多么艰辛,无论处境如何困窘,都会使我从诗歌中觅到无限的乐趣和奋进的激情。

  1994年我到南方打工,一路的坎坷与磨难催我有感而发、大发诗兴。借着亮如白昼的都市光辉,草成一首《游子吟》备述背井离乡的游子浪迹天涯的苦楚;在特区一年多的时间里,每逢寄给父母与妻儿的信,都是以诗的形式表达衷情。

  由于生计所迫,曾先后从事过建筑、煤矿等体力劳作,因此便有了《建设者之歌》《我骄傲,我是矿工》的问世;在医院护理病人期间,深为医护人员的博爱胸怀所感动,于是便顺笔写下了《白衣战士之歌》以歌颂;走在城市大街,看到红绿灯下的交警,不管炎夏与寒冬,坚守岗位于始终,才使《交警之歌》跃然纸上;香港回归之际,这寰宇同庆的百年盛事怎能会让我无动于衷?一曲《大团圆》便是我由衷的心声......《环卫工之歌》《登封之歌》《故乡的歌》《中国共产党之歌》《园丁颂》等一首首诗歌见诸于各种报刊,各行各业值得讴歌的诗篇在笔底诞生,方格纸上一行行诗句在歌颂着各行各业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人们,同时也见证着伟大祖国的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日积月累,不负痴情,写出了三本作品集《紫云轩诗草》《紫云轩诗情》《嵩山草芥诗文集》,冠上了诗人的虚名,承蒙各级作协的赏识,忝列入作家的门庭。

  1998年诗歌《塔沟弟子雄风扬》获《少林与太极》“雪莲杯”征文比赛二等奖;2001年诗歌《让五环旗在北京飘扬》获中国诗歌学会“申奥有我”征文优秀奖;2004年诗歌《秋夜嵩山》获第三届“黄河杯”全国文学艺术作品大奖赛优秀奖;2005年诗歌《有感于连战宋楚瑜访问大陆》获“海峡杯”两岸和平诗词联大赛三等奖;2006年诗歌《神奥嵩山》获《中国作家》第二届“金秋之旅”笔会三等奖。1998年两首诗歌入编华人出版社《当代青年爱情诗选》;2001年四副对联入编河南人民出版社《中华对联集成 河南卷》;2002年五副对联入编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中国当代对联文库》;2003年六首诗歌入编作家出版社《中华诗词总汇当代卷》、三首诗歌入编大众文艺出版社《沸腾的矿山》、一副对联入编中华国际出版社《大成书院楹联集萃》;2004年二首诗歌入编群众出版社《嵩岳警魂》、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心碑》;2005年一首诗歌入编和平出版社《情系海峡 两岸和平诗词联大典》;2008年二首诗歌入编海风出版社《2007—2008中国诗歌选》;2009年六首诗歌入编河南大学《信陵诗刊1999—2009诗词选》。还有作品被录入《登封卫生志》《嵩山志》《君召乡志》《唐庄乡志》《登封市志》《登封文化志》《相约嵩山》等十多部典籍和志书。

  我本一介书生,并无惊人之才气;仅凭写作之好,混迹于武林之中。屈指算来,将近二十春秋;一路走过,也是顺水顺风。工作之余,从不敢懈怠爱好,诗歌楹联,偶然间展露峥嵘。太室山景区征联,不揣冒昧,踊跃应征,"足踏名山寻真道,道达仙境;心悟红尘过此门,门通神宫",一幅联入了法眼而嵌入"寻真门"牌坊,为嵩山增光添彩内心里倍感荣幸;为著名画家封曙光巨幅画作题跋:“巍巍嵩山,神奥天中,三六亿载,卓然横空,肇启人类,孕育文明,峻极挺拔,博大襟胸,荟萃三教,代有禅封,武林胜地,初创禅宗,汉阙传奇,周柏誉盛,地质瑰丽,五代共荣。名刊世遗,寰宇闻名。”《嵩岳幽峻图》在登封诞生,悬挂于人民大会堂人大常委会第三会议厅;为本土歌手张六水写歌词:《再唱少林牧羊曲》《中岳嵩山》在乐坛唱红。

  诗人不仅仅有诗人的灵感,诗人更有一双会发现的眼晴。早在二十年前,我便有个伟大的发现,在少室山莲花峰上有一个伟人的身形,毛泽东遗容象形山横空出世,这一景点定会让嵩山石破天惊。我把这一信息汇报给嵩管委,可不知何故并没因此引起轰动。

  那是1997年,我在少林寺塔沟武校宣传部工作期间,在登封至颍阳往返途中,无意中发现了一处景点:毛泽东遗容象形山。该景点位于少室山莲花峰上,在207国道耿庄村大桥处和耿庄村委北岭处都可欣赏到这一奇特景观。只见在莲花峰最高处的山形凹凸有致、起伏有韵,天然形成了一人形头像:宽阔的额头、微闭的双目、高耸的鼻梁、敦厚的嘴唇,俨然一副毛泽东遗容头像,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

  我对这个发现惊喜不已,次日一大早即来到耿庄村用照相机记录下了这一旷世奇观。相片冲印出来后即赶写了一份报告《登封发现毛泽东遗容象形山》且附了一首诗来到嵩管委进行汇报。当时,我的同学王召森在嵩管委嵩山公安分局工作,通过他的介绍,把汇报材料递交给了嵩管委办公室的同志,后来没有引起反响。

  后来在登封不同场合,针对不同阶层的人我都公开宣传我的这一发现,并详细说明了最佳观赏点的位置,为的是能得到公众的认知和了解,也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可以说在登封文学圈中都知道是我先发现的这一景观,并且都非常赞赏我的眼光和想象力。

  在2005年我出版第一本诗集《紫云轩诗草》时专门收录了一首诗《领袖峰》诗曰:嵩山神奥多奇景,少室高擎伟人峰,慈容安然朝天宇,泽东睡卧九莲中。

  有一天我在嵩山喷绘制作学校的宣传版面时,突然发现一个“嵩山伟人”写真展板,并了解到了是有人以此去北京进行参展、注册云云。我不由惊叹他们的商业意识,于是就想起了这里边所蕴含的文化价值和新闻价值。我联系了《登封时讯》记者王晓东,和她说明了“毛泽东遗容象形山”发现情况,2007年5月27日《登封时讯》以“奇!山像毛主席”为题发布了消息,随后在《郑州日报》登封专版栏里同题发表。

  “王银贵是登封文坛的活雷锋。”登封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阎锦木说,“2009年为支持嵩山申遗,他无偿捐献描绘有嵩山风光的民国时期珍贵画册《燕雨楼画稿》;他热心助人,经常无偿为文友校对文稿,他无私奉献,把自己诗集义卖帮助贫困学子,感人事迹一大筐。”这是登封文学界前辈对我的评价,四十多年来,我一如既往的坚持着我的文学梦。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