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占:为法献终身 争做优秀新的社会阶层人士

2019年01月08日15:39

来源:大河网

  我是张书占 河南舒展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于一九六八年生人,在农村出生,幼年也是在农村长大,对于大集体的生活还有一点印象。林子属于集体,牛群、马群、羊群都属于集体,耕地也属于集体。我的父亲当过兵,落下病根,不能干重体力活儿,就被队长派去看林子。晚上最快乐的时光是到牛棚里,围聚在一起听大人讲各种各样的逸闻趣事。队里开会的时候,社员席地而坐,听队长训话、公布工分儿,我们小孩子们就在宽阔的场地里追逐打闹。

  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时,我才十岁,还在上小学三年级。对高音喇叭里播放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的精神并不理解,只是觉得大人们很高兴,议论纷纷,好像有大事发生。在一次队里的会议上,说是分田到户,各种牛马、农具、粮食等等都分到各家各户。

  有一天晚上,我父亲突然牵回来一头骡子,高高大大的,挺吓人。我母亲却很犯愁,说是骡子吃夜草,父亲身体弱,孩子年龄小,没人饲养。二姑家分了一头母牛,不太满意。最后,父母决定,与二姑家调换。一头温顺的母牛就这样进了我们家。不幸的是,放牛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肩上。放学后,假期里,我成了专业的放牛娃。不过,我自小喜欢看书。一边放牛,一边看书,倒也快乐。

  让我决心学习法律,从事法律工作的是两件事。1981年,我还在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父亲去世。我的家庭也开始发生变化。父亲去世时,我的大哥刚刚二十一岁,二哥才十六岁,而我才十三岁,村里一些心怀不良的人开始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大哥在村办的缸窑场里当会计。场长偷偷卖掉一批缸,没有入账,反要我大哥承担损失。最后,场长起诉到法院,找证人作伪证,法官判决我大哥承担损失。我们家一下子陷入经济困境,而不久后,场长家却盖起了两处新房子。后来,队里又少给我们家分地。我母亲四处告状,我也开始陪着我母亲告状,却四处碰壁。每次看到母亲疲惫无助的神情,我的心像刀割一般难受。有一次,我们从县政府回来,路过一条河,我和母亲到桥下洗脸解暑。望着清凌凌的河水,母亲突然说,咱们不走了吧。从那一刻起,我就下定决心,学习法律,当法官。最后考大学,我的几个志愿报的都是法律专业。我就是希望将来当了法官,能够公正判案。

  1987年,我如愿考取了西北政法学院法学系。我们家的状况也开始好转。村里补足了我们家几百斤小麦,作为对少分耕地的补偿。1988年,改革开放十年了,我在大学拼命学习,图书馆和教室是我最愿意去的地方。1991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没有如愿成为法官,而是被分配到司法局。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中国改革进入了新的阶段。改革开放使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律师制度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开始大量涌现,打破以往国办律师事务所分配上的工资制,开始推广提成制度。这一年,我个人也是春风得意。一次通过,考取了律师资格证,正式成为一名律师。当年,为了配合法制改革,全国上下风行法律知识竞赛,我在郑州市“竞技杯”法律知识竞赛中获得第一名,被郑州市政法委授予“律师办案能手”称号。各种荣誉和奖励激励着我,一年能办大大小小的案件40多件,也为我打下了坚实的办案能力,在当事人中立下了良好口碑。一起涉及精神病的故意杀人案,经过三年三审,最终终止审理。一起农村果园承包纠纷的案件,经过八年四审,最终要回了果园,维护了承包人的合法权益。那时候,最开心的事,就是你走在大街上,有人喊着你“张律师,你好!”1994年,我调到郑州市经济律师事务所,主任正是王天平律师。也许是天意,在时隔14年后,让我有幸师从这位名震我们县城,曾经成功为王青年辩护的知名律师。1998年,国家干部体制改革,一刀切地将律师从干部体制中分离出去,与司法局脱钩。我们律师像无家可归的孩子,在风雨中飘零,更被戏称为“个体户”。

  但是,我的法律信仰没有改变,也在不断调整着方向。1999年,随着国家股份制改造和证券市场的完善和开放,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了一次律师从事证券法律业务资格考试,全国考点设在郑州,通过率很低,我是郑州市通过的三人中的一个。于是就尝试去北京发展,但水深槛高,铩羽而归。2003年,正当SARS流行那年,我去了英国,在英国半工半读,2004年回国,眼界大不一样,我试图改变过去那种庸庸碌碌的生活。2005年,我进入郑州市律师协会工作,担任行政法业务委员会轮值主任。2008年6月1日,《律师法》修改实施,2009年春节刚过,我就申请设立河南舒展律师事务所,并成为《律师法》修改后河南省第一批个人律师事务所。我的人生出现了转折。正像一份《企业家》杂志采访我时写的一篇文章标题《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那样,我的律师事业的步伐走得更加坚实。不过,如果没有律师制度改革,没有律师法的修改,我可能还要挣扎几年。2012年,十八大召开,2013年中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新时期。2014年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律师界欢呼:“律师的春天来了!”。2017年十九大召开,国家更加重视律师事业的发展。如今的我们也有了新的身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

  国家实行了一系列的举措,保障律师权益,吸纳律师参政议政,解决律师困难。比如,完善法律援助制度、刑事辩护全覆盖制度、值班律师制度、政府聘请律师法律顾问制度、律师参与国家立法制度、律师参与调解和信访制度等等,更多律师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改革开放的春风,也染绿了我的心田。自2009年以来,在短短的九年时间里,我个人也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在社会职务上,担任了澳门“一带一路”法律服务联盟副主席,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律师协会行政法律业务委员会副主任,郑州市律师协会行政法律业务委员会主任、二七区律师工作委员会主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中共郑州市党委政法委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河南省法学会地方立法研究会常务理事,郑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郑州市审计局特邀审计员,郑州电视台《郑州大民生》特邀评论员,郑州民进经济界联谊会副会长,二七区法律援助案件质量评估专家委员会委员。

  在专业及学术成就上,编著出版《物权与房产纠纷实务》,发表《行政诉讼中调解制度的均衡论》、《高校自主权与学位纠纷》等论文20余篇。参与河南省会计学会《河南省会计人员继续教育存在的问题与对策研究》、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自然资源国家所有权行使中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契合研究》,均获结项证书。

  在参与立法和政府法律顾问方面,参与、组织《郑州市城市养犬管理条例》、《郑州市城乡规划管理条例》、《河南省行政执法条例》、《河南省物业管理条例》、《行政诉讼法》等法律修订工作,2014年至今先后组织承办律师政府法律顾问研讨会、四中全会与政府法律顾问郑州论坛、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业务委员会“行政诉讼与法治政府建设”研讨会、律师服务“一带一路”建设郑州论坛等大型活动,10月,即将承办河南省法学会地方立法研究会2018年年会。

  在个人荣誉上,先后获郑州市政法委“律师业务能手”,郑州市红十字会“优秀红十字志愿者”,郑州市司法局 “十佳律师”,河南省司法厅“优秀律师”等荣誉称号。

  个人的荣誉和成就,并没有使我忘记初心,没有忘记30多年前陪同母亲告状的艰辛,我积极参加各种义务普法宣传活动,从事法律援助活动。2006年至今我作为郑州电视台特邀评论员,对民生事件进行点评和法律分析,每周接受郑州电视台郑州大民生栏目专访,宣传法律;参加律师“进乡村、进社区” 普法宣传100余次,免费法律咨询3000余人次;办理法律援助案件560余起,为农民工讨薪60余万元,为请不起律师的被告人辩护50余起。其中两起成为河南省精品法律援助案例,并被收录入中国法律援助案例库。

  2018年,为了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我将目标投向国际,与他人共同发起成立澳门“一带一路”法律服务联盟,助推内地企业香港上市等发展项目。

  2018年,改革开放整整40年,改革开放的成就被充分肯定并写进了《宪法》修正案。也许,改革开放中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它却是国家走向繁荣富强的基本国策。

  2018年,我也走过人生的50个春秋。回首往事,我人生的40年是在改革开放中度过的,31年是在法律制度改革的道路上前行的,也见证了律师制度的变化更迭。

  如果说,国家的命运是汪洋,法治建设就是汪洋中的一条船,我们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就是船上的船员,我们的命运同国家的命运、法治建设的命运紧密相连。

  “从教更为苍生起,客石东山志不渝”。我不再为没有成为法官而嗟叹命运的不公,因为,国家给予了我们新的身份和责任,不管是律师还是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我们都是为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共同目标而参与、投入、努力。我愿意为法献终身,争做优秀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先行者,为社会、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奉献更大的力量。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