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宝有一位文学女“伯乐” ——记灵宝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代表李亚民

2018年11月22日16:58

来源:大河网

  你一声“亚民姐”,她一声“亚民姐”,像家人一样亲切,如春天一般温暖。在河南省灵宝市的文学界,凡比李亚民年龄小的文学爱好者,作家、诗人们,见到李亚民无不如此称呼的。他们为什么对李亚民如此亲热和爱戴呢?

  李亚民,何许人也?李亚民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三门峡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灵宝市作家协会主席,灵宝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副会长。多年来,李亚民一旦发现有文学爱好者,就立马进行鼓励、辅导,使其不断提高写作水平,并积极将作者的作品推荐给灵宝本市办的报纸、杂志发表,这样一来,业余作者就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文学创作的劲头就越来越大,写作水平的提高就越来越快,李亚民就不断地从作者的作品中择其优秀者,向三门峡市、省、国家级的报刊杂志推荐发表。积极发展作者加入灵宝市作家协会,并不断推荐本市作者加入上一级的作家协会。在此项繁杂的工作中,她不辞劳苦,为作者写简介、填表、送表……有时起早贪黑、废寝忘食、三趟五趟地跑路,就这样,一批又一批作者成为了灵宝市作协会员,三门峡市作协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

  作为灵宝市作协主席,李亚民清楚地知道,发现和培养作者,提高作者的写作水平是头等大事,她利用现代高科技手段,首先在互联网上创办了“灵宝作家”群体空间,加入这个群体的现在已拥有一百余人。

  业余作者们谁写下了作品,就把自己的作品贴到这个群体的空间里,于是其他的作者就对这位作者的作品进行研讨,各个作者都非常自由地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态度都非常诚恳,有时为了一篇作品能够写得更好,大家竟然能讨论一两天时间。在如此热烈的气氛下,集思广益,互相交流,取长补短。

  所以灵宝市的广大文学作者的作品质量,就能够迅速地提高。多年来差不多月月都有几位作者的作品见诸各级报刊。

  李亚民在灵宝市文联的领导下,还创造了一种使作者能够深入生活,多出作品的活动,那就是组织作者采风。灵宝是我的老家,每次回来她都要组织十几个骨干作家自费给我接风,席间让我感觉就像回到家一样,大家无拘无束畅所欲言,我多次听到灵宝作协原主席王水宽给我说:“我干主席期间,李亚民这个秘书长选对了,作协的很多事情都是她在操心。现在李亚民接任主席我又选对了,她很称职,因为她是一位对工作非常热心认真负责的人。”水宽主席说这话时的表情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的满意和自豪。文联副主席王荀也对我说:“亚民姐的热情和厚道叫人感觉很温馨。”三门峡市作协主席杨凡,副主席卫素琴、杜恩泽都常常在我跟前夸李亚民阳光执着。我不断回老家小住亲眼看到,灵宝作协差不多每月都要组织一两次采风活动,近则到本市范围里的风景点、名胜古迹、先进人物之家、先进企业、厂矿、学校等,光就邀请我参加的就有亚洲第一高山果园寺河山、函谷关、金水湖、橡子园、竹林寺、燕子山等等,其他就数不胜数了。远的曾到渑池刘少奇故居、洛阳、西安等地。每一次采风的人员审定、电话通知、车辆调配、伙食安排等事项大都是李亚民亲手去做,其辛苦烦劳可想而知。每一次采风回来,都要求每个作者写出作品,体裁不限,市报《金城灵宝》和内刊《函谷》、《桃林新韵》择优发表。据说灵宝市的文学作者每年要见诸报端的文学作品多达数百篇(首),如八零后的高产作家刘杰每年就一百余篇。

  2015年,为积极响应市委宣传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李亚民组织40余名骨干会员成立采访团,分四组奔赴灵宝境内12个乡镇,冒酷暑走村入户,面对面详细采访了100多名85岁以上战争亲历者和抗战老兵,作品结集出版了《函谷烽火》和《见证》一书。2016年,积极配合市妇联重点工作,组织作家们顶风冒雪,自驾车分赴各市直单位和乡镇采访道德模范先进人物,撰写稿件结集出版《最美家庭故事集》一部。2017年,主持编纂灵宝市作家协会33年来第一部《灵宝作家优秀作品选》,并就本书出版成功举办了金三角作品研讨会,邀请豫秦晋三省十市作家协会的会员代表参加,影响广泛。同年,邀请京城四大名编、原《十月》杂志创始人之一的张守仁老师来灵宝为作家们授课,并自筹资金出版了《张守仁在灵宝》画册一部,纪录张老在灵宝的行程和灵宝作家们的收获和感悟。短短几天时间相处,张守仁老师感动地说,“亚民啊,一个县级市的作家协会能有你这样雷锋式的主席,真是幸运!”回京后,张老师欣然命笔,《在那道德经诞生的地方》一文,发表于2018年1月12日的《光明日报》,引起很大反响,也进一步鼓舞了灵宝作家的士气。

  灵宝的作家、诗人们不断地给我讲,李主席除了组织大家采风,给大家提供写作的生活素材和氛围外,还常常邀请大家到她家里研讨作品。她的丈夫是个军人出身,能做一手地道的好菜,特别是包得一手好饺子,常常是大家一面品尝着佳肴美味,一面谈论着文学创作,好家常,好亲切,好美满,好幸福。有了李亚民这样一位文学热心人,灵宝市的作家、诗人们怎么能写不出好的作品呢?灵宝市作家协会,与其说是一个文学群体,不如说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为了提高作者的写作水平,每隔一段时间,李亚民就邀请国家、省、市、外地的知名作家、诗人来讲课辅导,邀请名人绝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期间要有车接来送往,讲课的场地选择和交涉,名人和本地作者的伙食安排等等繁杂的工作都是她在忙前忙后,有时实在顾不过来了,她就从年轻的作者中叫人来帮忙,无论叫谁谁都是热心快步去做亚民姐给其分配的任务。据我了解,多少次名人来讲课时中午这顿饭都是李亚民自己掏的腰包。她曾经对我说过,只要我们的作协会员的写作水平提高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李亚民是一位十分热心的人,特别是对这一群文学作者,再苦再累再麻烦,她都乐意去做。有一次三门峡市妇联举办《我家的故事》征文评奖,颁奖会之后,又给每一位获奖者补发了奖品——每人一口电饭锅。当李亚民接到通知后,二话没说开着自家的车去三门峡给大家取锅,回来时已经晚上近零点,辛苦啊。她十分乐意。

  李亚民在灵宝的作家群里还搞了一件让人竖大拇指的善事,作家们中间要是谁家的孩子考上了大学,她先在作家群里发公告让大家报名,然后由家长带着学生统一集中,李亚民自己请学生和家长吃一顿饭,并给每个学生发几百元钱鼓励学生好好学习深造。当时灵宝诗人黑女的孩子走到李亚民跟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阿姨,我一定好好学习,报答您对我的关心。”另外几个孩子开学到校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李亚民发了一条短信,大意是我已经安全到校报到,我会好好学习争取在校期间考试名列第一。李亚民看了短信热泪盈眶,感慨颇多。看来此事虽小,却能增进孩子的上进心,意义非同小可。

  记者许芳说:“亚民姐确实看着是个粗线条的人,但做事是很细心的,怎么说呢,我都特别感动。”

  作家石淑芳说:“我到群里一看到公告,心里可温暖,尽管我的学生明年才能考大学,但我还是感觉亚民姐的举动叫人心里热乎乎的。”

  一天,灵宝的几位年过花甲的作家、诗人聚到了一起,谈起了李亚民时,赵博理十分感慨地说:“李亚民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我在出版我的那本书《奋斗者的足迹》时,组织编排稿件、联系印刷等都是她帮忙搞的,最后又为我的书写了评论文章《奋斗成就人生》,又推荐评奖,我从内心里真是感激不尽。”

  公安战线退休老干部焦革辉不会填写往宣传部报送的人才信息表,李亚民帮着完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的上报,焦革辉老人特感激:“李亚民这孩子真不错,很称职。”还有原科委副主任杜克斌在填表时得到李亚民的帮助竖起大拇指:“我娃真是好娃。”

  七十多岁的老诗人王文学把自己写的诗拿去请李亚民指教,李亚民非常热情地给认真地看,看完后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后又把王文学老师的诗推荐给诗人词家给修改,这些举动使得王文学连连施礼,随后并赋诗一首表示感谢。

  年轻诗人徐军锋很有感触地说:“我写诗完全是被亚民姐感动和启发的。很奇怪,一走进亚民姐家里,我的灵感就来了,有亚民姐在身旁,我就下笔如流水,自然而顺利,在亚民姐的亲自指导下我写的第一首诗《雅安,不哭》在《公安报》上发表后,《金城灵宝》《灵宝卫生报》相继转载。还有《美丽三门峡》《路边飘起的红围巾》《卢卡》《爱敏姐》等二三十首诗都是在亚民姐家的饭桌上写出来的。其中《美丽三门峡》获得三门峡宣传部组织的征文二等奖,亚民姐在鼓励我写作的同时,还推荐我加入了三门峡作家协会,使我光荣地成为一名作家协会会员。亚民姐的人格感动着我,感动着身边每一个人,真的。”

  写散文的李超明说:“我觉得亚民姐最让我动心的地方是她说话的方式,她总是说姐怎么怎么,比如说跟姐去看望一位70多岁的老作家杨步高吧,人家的《我的家族我的家》一书获得三门峡宣传部举办的五个一工程二等奖,何况杨老师还由于得病,三年都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可嘉,咱去给老人家鼓鼓劲;再比如说妹你不是说去孤儿院看看孩子们吗,我简单买了点水果咱们去吧;还有给姐倒杯水等等。叫我也很少叫名字,总是叫妹妹。她跟我说话时的语气是愉悦的真诚的,说话时的表情是开心的专注的,让我觉得可亲切,可温馨,可舒服,心里感觉可安宁,可甜蜜,可受用……她对我的疼爱融化了我的心,让我饥渴的心田得到滋润,让我受伤的心灵得到慰藉……我为她写了一篇文章《总想依偎在你身旁》,收在我的散文集《聚散两依依》里,作为永远的怀念和享受。”

  年轻作家艳梅说:“其实我早听姐夫说过,你姐出去老是硬撑着,怕给大家添麻烦,经常在外是英雄,在家就成狗熊了,一回家就累趴下了。有一次,去三门峡给一个作家石惠芬送入省作协的资料时,因为天气太热,中午又没休息,回来的路上,亚民姐头晕脑胀,恶心想吐,只好把车停在路边,一下车,亚民姐就扑通一下坐地上了,脸色苍白,虚汗直冒,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我心急如焚却也只有给她简单揉揉头,来减轻她的痛苦。这一刻,我的心和她一起跳动,不知不觉间与她融为一起了……”

  诗人李帆感慨万端地说:“亚民姐爱协会胜过爱个人,和文学结缘,她天天开心。她有顽固的腿疾,连续行走不超过半小时就会隐隐作疼,每天依靠按摩和吃药维持,不能有些许大意。但是一旦作协有活动,她立刻活力四射,激情满怀;一旦作协有任务,她马上积极组织、筹备,什么头疼脑热立马化作过眼云烟。作协没有经费,人员召集起来容易,一大帮子人既要有采风目标、还要玩得尽兴,旅途的舒适,安全往返,杂七杂八的琐碎事儿还真是不少。但是亚民姐总是很乐观地说:‘没有事,我来给咱们想办法。’,先给我们来一个定心丸,然后自己托人找关系,把眼前的困难解决了,回头自己再去还欠下的人情。有时候看着亚民姐我甚至会冒出这样的念头:亚民姐是不是用对文学的热爱来祛除病痛的折磨呢?但是如若真是这样,该对文学有多么深厚的眷恋,才能用文学的魅力压制自己的锥心刺骨的痛呢?即或真有这个想法,制造多少快乐给他人,才能换来这样灿烂的笑容呢?忘我,有时候竟会绽放得如此美丽灿烂!”

  统计局张新英说:“我是五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她会静下心来潜心写作;二是没想到她的小说写得那么好,仔细拜读真是为她的天才构思所折服,为她精炼干脆的语言所打动,都说文如其人,连她的小说主人公的名字也都精简到一个字,文风也不拖泥带水,真是有鲁迅文笔的风格;三是没想到她是一个多产作家;四是没想到她是一个出色的文学领军人物,她作为灵宝作协主席非常称职,经常请文学大家为文学爱好者传经送宝,为了作家的作品在编辑部和作者之间牵线搭桥,默默无闻当绿叶,力推文学新锐,可以说为文学事业的崛起她呕心沥血,立下了汗马功劳;五是没想到她是一个挚友和贴心人,每次采风她都亲自驾着自家车为大家跑前跑后,给大家鼓劲加油,有她在我们倍感信心和力量,灵宝文学界有她而更精彩!她是我们大家的领路人、知心朋友,标准的女伯乐。”

  文学爱好者李赞森、吉项鱼、卫伟等都纷纷告诉我,李主席现在每当看见我们的作品就很高兴,尤其在我们的作品获奖时能看出她比我们还兴奋,我们从心里感觉她确实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伯乐”。

  文章写到这里,大家一定明白了灵宝文学界那些年轻的作家、诗人们为什么总给李亚民叫“亚民姐”了吧。灵宝作家群的每一位作家都在感动着李亚民的人格和美德。

  李亚民的人格和美德感动着,鼓舞着灵宝的每一个作家、诗人。正因为如此,灵宝的作家和诗人们的作品不但多,而且质量也越来越高。近年来,灵宝市的作家、诗人们出版的个人文学专著少则也有30部之多。

  李亚民,好一位文学女“伯乐”,她为灵宝文学事业的发展所作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众所周知的,人们是会永远记住这位可亲可敬的文学女“伯乐”的名字的。(刘育贤)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