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明:我与濮阳有缘

2018年11月19日16:24

来源:大河网

  1983年发生了几件大事:中国石化宣告成立,我从大庆油田调到中原油田,濮阳市正式挂牌,成为河南省第18个地市,成为河南省最年轻的城市。这些和别人有无关系我不知道,但与我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改变了我的命运。

  一个人和一座城市有缘,我以为是命中注定。我和濮阳有缘,缘于石油。濮阳成为濮阳市,也是源于石油。因石油而建市、立市,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我感谢这座城市,是它厚重的文化滋养着我,尤其中华第一龙的风采,令我感慨万千。有一年我回大庆开会,走出大庆飞机场上了一条高速公路,一个路标醒目的映入眼帘,大广高速0公里,我才知道大广高速的起点在大庆。而且在大广高速1892公里处,就是濮阳的出口。我想,这条高速是专为我修建的吧,太有意义了 !时间像风一样吹过,今年是我退休的第三个年头,来濮阳整整35年,我一生当中最值得回忆的时光都在濮阳,我的第一部小说在这里创作并出版,我的第一部电视剧在这里拍摄,我创作的第一首歌曲在这里传唱,我在这里加入了河南省作家协会并成为这个文学大省的作协理事,后来又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2011年有幸参加了全国第九次文代会和第八次作家代表大会。濮阳建市35年,我当了四届政协委员;中国石化作家协会成立15年,我当了11年中国石化作家协会副主席;1988年中原油田作家协会成立,我担任了四届主席,油田文联成立,我当选了两届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原》文学期刊创办33年,我主编了100多期杂志,发表了油田内外作者创作的2000多万字各类文学艺术作品;主编了两辑《铁血之旅》文艺丛书共20部文学作品集;发现和培养的文学新人从黄河故道启程,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成为文学艺术的名人,凡此种种,不亦乐乎。

  一个人和一座城市有缘,是一种血缘。我的独生女儿1986年出生在濮阳,她在这里上幼儿园、读小学、中学、高中,直到上大学离开濮阳,她在填写各种表格时,在出生地一栏,她将永久的写下“濮阳”。我的岳母和我的母亲先后落户濮阳,成为濮阳的市民,而且我的岳母已长眠在这里,在长青陵园,拥有了她的一块地产——墓地。我和我的爱人在这里生活,我的姨和姨夫、两个舅舅以及他们的孩子都在濮阳工作、生活、学习,其乐融融,不亦乐乎。

  一个人和一座城市有缘,是一种情缘。我千里迢迢,从东北的白山黑水出发,一路追风赶雨,来到黄河岸边逐鹿中原。在省城郑州,我结识了南丁主席,还有幸相识了文学前辈于黑丁大师,有幸在油田接待了乔典运、徐慎、叶文玲、张宇等大家;还有我曾把李佩甫老师请到油田为石油文学爱好者授课;2012年元月,我们在郑州金桥宾馆承接了河南省作家协会迎新春年会。更值得称道的是,我来到濮阳,是为了结识濮阳文化艺术界的诸位同仁好友,以及在市政协结交的朋友,也有官员,更多的是平民百姓。2011年濮阳春节晚会,我应邀为晚会创作了一首朗诵诗《濮阳 乘龙升腾》,受到好评,而且在《濮阳日报》头版刊发,令我受宠若惊。在这里,我的作品获得过河南省“五四”文学奖,获得过河南省政府文学奖;曾三次荣获“中华铁人文学奖”,我参与创作的电视剧《99只小白鸽》和濮阳市文化局贾璐等人创作的豫剧《能人百不成》共同荣获1993年度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几年来,我先后为濮阳市公路局、体育局、供电局、市委组织部、市纪委、市统战部等单位创作了各类文艺作品,均受到如潮好评。身为濮阳人,我为濮阳发展尽了一份心力,也是情有独钟,所以不亦乐乎。

  一个人和一座城市有缘,因为这座城市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我亲眼目睹着濮阳的日新月异,我亲身感受着濮阳的赶超发展,在这片神奇的沃土上,长出了丰盛的粮食,长出了高楼大厦,长出了平展宽阔的道路,长出了蓬勃的小区、广场,长出了学校、医院,长出了石油、天然气,长出了绿树红花,也长出了我们濮阳人的好心情、大志向、濮阳梦。“一创双优”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二三五”发展目标深入人心,“三李”精神是一座城市的灵魂,一台“水秀”享誉天下。尤其是濮阳的文化艺术事业,更是如日中天,充满勃勃生机,文学、电影、电视、戏剧(戏曲)、小品、书法、摄影、音乐、舞蹈、美术、杂技等文艺形式争奇斗妍,为濮阳经济社会发展助力加油,我们如数家珍,不亦乐乎。

  我和濮阳有缘,我和濮阳的朋友有缘。35年,流走的是时间,度过的是岁月,留下的是情感,坚定的是信念。我们默默地和这座城市融为一体,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回想35年的历程,深感欣慰,我曾为新蕾公园、未名园起名,为新郎新娘主持婚礼,当主婚、证婚人,为逝去的朋友写悼词、致悼词,为企业写歌词,为基层写快板书、评书、三句半,写相声等曲艺作品,我的大部分时间被安排在了这些位子上,有人说这是在浪费生命,说你可以有点作为的。但我以为,假如濮阳是一座大厦,有人当栋梁,有人当支柱,我则是大厦往上攀升的一块砖,是大厦屋顶的一片瓦;假如濮阳是一棵树,有人当树枝,有人当树干,我则是树上的一枚绿叶;就像一座城市,有当书记的,有当市长的,更多的则当市民。一座大厦砖多、瓦多,一棵树叶多,一座城市市民多就对了,假如大厦都是梁都是柱,一棵树都是枝都是干,肯定不中,一座城市都当书记市长,肯定麻烦。找准自己的位置,不亦乐乎。

  濮阳35岁了,过了而立之年。35岁,是人生最美好的一段年华。他若是男子,一定是顶天立地,充满阳刚之气,她若是女子,必定是婀娜多姿,妩媚动人。这就是濮阳,濮是濮水,女人是水做的,阳是阳刚,是男人。所以濮阳即是男人,也是女人,合起来是大写的人!

  濮阳35岁了,而我63岁了,已经步入退休的行列,回眸过去,很多往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依然是那样清晰,虽然没有什么壮举让人怀念,也没有什么大作令人忘怀,但总有一种真情如河水在流淌。就这样一直流淌下去吧,看看两岸的风景和天上的云彩,任由河水把我流走淌走,其实归宿已在心头。文学艺术是我心中最柔软的东西,所以每每被击中,流出泪来,有时也经常被击伤,甚至流出血来,血泪交融,让我的生活有声有色,丰富多彩。感谢濮阳这片厚土沃土,感谢濮阳的文友朋友,感谢濮阳的平台舞台,让我心情舒畅,不亦乐乎。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