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泉:街舞 不忘初心的坚持

2018年11月21日16:21

来源:大河网

  

  时光荏苒,当回忆起二十年前,青春期的我,第一次被街舞动作震撼而开启学习的道路,到如今街舞的全民接受和普及,我也从一个桀骜不羁的青年,转变为一个对家庭负责的丈夫和父亲,很多人问我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我回答:“因为街舞”。

  我接触最初街舞的时刻是在1996年,那时还没有接触互联网,只能偶尔从电视上播放的国外舞蹈视频看到街舞这种艺术形式,作为出生于工薪家庭的我,别说让父母购买VCD、DVD播放器了,就连舞蹈对我们来说都算是一种奢侈品,我只能积攒很长时间的零用钱,偷偷买张碟片,到同学家里观看和模仿。

  1999年,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子弟兵,在部队高强度的军事训练之余,我对街舞的喜爱从未停止,经常把津贴用来购买街舞资料。一直到退伍回家,学习的心一刻未曾停歇。而军营外的世界,中国街舞已经进入到全面普及前的初步阶段,很多舞者用工装服、水桶裤、爆炸头在那个时期不被人接受的装扮,展示着街舞的独特魅力,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坚持着自己喜爱的潮流文化。

  退伍后,我开始系统学习街舞,并于2003年成立了驻马店市的第一支街舞团体。从那时起,驻马店的街头、广场、商场,慢慢就有了街舞人的身影。同年,我办起了街舞培训班,为更多的街舞爱好者圆梦。那段艰难的创业历程如今还历历在目——演出接不到、学生招不来、房租交不起。有时正在教室培训学员,课上到一半却因拖欠电费给断了电,表演时更是被看作异类,这样的窘境对于在那时起步的所有中国街舞舞者都感同身受。

  当时,没有多少民众对街舞有认知和了解,也没有任何来自官方的支持、社会各界的理解,我们经常前往全国各地与舞友们交流,相互间也仅限于自我形态意识上的个性展示。

  到了2003-2008年,街舞文化开始在中国遍地开花,部分主流媒体也开始给予支持,中央电视台的“双星顶杯”、“动感地带”、“舞蹈世界”等一些栏目和赛事都涵盖了街舞项目,使街舞形式为大众所了解。在驻马店当地,除了我们,很多街舞小型机构在这个时期开始了运营和发展,但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吃力的停留在维持状态。

  十几年的缓慢发展,我们街舞人在没有任何官方支持、没有经济资助的情况下,以坚韧不拔的精神,诠释着自己对街舞的热爱,并且形成了自己一套独特的街舞经营理念,将很多社会青年转化为职业舞者,为他们提供教学、营销等工作岗位,为社会稳定作出了贡献。创业的同时,我先后策划了一系列的街舞赛事,邀请了几十位世界各地的街舞舞者前来交流、相互学习,使得我们很多学生通过与国外舞者的接触,了解了更多街舞风格,也让世界各地的舞者认识了我美丽的家乡驻马店。

  2013年,中国街舞界跨时代的时刻来临了,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成立了!随之而来的WDG国际街舞大赛、CCTV3“黑马杯”等大型专业赛事,《中国街舞艺术教育系列教程》的发布与推广、全国各地街舞联盟的成立、将街舞带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

  大型专业赛事的平台,为舞者们提供比赛交流学习机会的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街舞活动举办的标榜,让很多街舞赛事主办人获得了宝贵的经验;央视节目的推广,让很多民众认识了街舞,使得更多家长改变了对街舞的看法,越来越多的街舞机构,开设了少儿街舞课程;街舞考级的开展,使得街舞更加正规性、系统性、权威性,得到了更多家长和民众的力挺。最重要的是考级舞段的编排,结合了中国风音乐,在街舞考级的进行中,不时能听到“这街舞还能跳出中国特色啊”的惊叹。

  2015年9月,河南街舞联盟正式成立,我就任河南联盟副主任职务。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夏锐在河南联盟成立大会上曾经说过:“我们不缺乏个人技术出色的舞者,但是我们没有好的作品。”长久以来,我们舞者一直坚持着一种“KEEP REAL(保持最纯正)”的个人实力追求,忽略了舞蹈作品创作,特别是融合了中国本土特点的街舞原创作品的创作,我们中国特色的街舞作品。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艺术指导夏广兴说道:“街舞不要局限于教室教学和街头表演,而要影响社会,发扬中华民族底蕴的东西。”街舞起源人之一的Mr.wiggls大师来驻马店授课期间也强调说:“在街舞早期起源时,除了大家众所周知的‘黑人文化’、‘拉丁文化’,‘中国文化’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还列出了李小龙、李连杰等功夫明星的影视作品在早期美国舞者中影响的实例。让我们现场的所有舞者为之振奋。让我们认识到,中国街舞要有中国特色,要扎根到中国文化的土壤里,与中国文化密不可分。从那时起,我便立志要认真学习专业编导知识,吸取国外街舞技术,创作出真正的“中国街舞”。

  要么不做,要么做好——这是我的座佑铭,2015年参加中央电视台《为你点赞》节目时,由我指导的学员的街舞作品《梦想坚持者》获得了第六期冠军;2016年春节,我又带领二十个孩子参加了央视七套《全国农民工春晚》;河南联盟原创的作品《功夫街舞》与少林文化相结合,《黄河颂》与歌颂祖国、歌颂民族精神相结合;2017年,驻马店街舞联盟正式成立,成为了河南省首家地市级街舞联盟,作为组织者,我积极履行职责,引导和带领联盟成员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助力流行文化创新发展。河南街舞,也随着新的时代的发展,在艺术创作方面迈进了一个“求同存异、共同创新”的崭新时代。

  由于我们街舞人不断的坚持和努力,使得领导们对街舞开始关注,党委宣传部门和统战部门也给予了我们极大的支持和引导。2014年,习总书记在全国文化工作座谈会中提到了街舞;2018年,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俞正声也提到街舞联盟对新阶层工作的积极影响。今年6月,在驻马店市统战部、河南街舞联盟领导们的支持和推荐下,我有幸参加了河南省委统战部组织在河南省社会主义学院组织的“第九期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培训班”。

  在6月20日开班仪式中,省委统战部梁险峰副部长对我们河南街舞联盟在“街舞文化产业链”、“红色街舞作品”方面的创新意识和紧随新时代的思想觉悟性,给予了高度评价;当天,曾垂瑞副部长在“认真学习新时代统一战线有关方针”的授课中同样提到了:中央统战八局领导在河南视察期间,参加了全国街舞联盟工作会议、参观了街舞联盟单位、观看了WDG国际街舞大赛。领导们一次次提及街舞行业如今在党委、政府正确引导下取得的成绩,使我这位街舞从业者,无比的荣幸和高兴。

  培训期间,省委统战部领导的授课使我对统一战线的历史、统一战线的主题以及新时代需要什么样的统一战线等各方面有了一个崭新的认知;社院老师的授课,使我们了解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经济在国家、社会、家庭的重要位置,也深刻认识到旧时代和新时代的区分特点以及新经济崛起的意义。在济源的系列体验教学后,“愚公精神”时时刻刻鼓舞着我。印象最深的是夏林老师关于“文化中国”与文化自信的授课,带领我徜徉与历史的长河,重新认识了华夏5000年的悠久文化,增强了文化自信。而夏老师提出的:“结合文化特色去教育人,体现文化价值产生经济价值”的理念,这不正是在说我们街舞从业者一直以来的努力吗?

  班组讨论感悟中,我告诉同组同学们:“如果我不跳街舞,我不会学英文,我不会学习文化,我更不会有现在对家庭的态度。我觉得一切事物先于家庭责任,有了家庭的责任,才能更好的服务和奉献社会。”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不管是回顾艰苦的过往,还是展望辉煌的未来,街舞永远是我不忘初心的坚持,我会始终践行街舞行业准则,在思想上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在行动上文明守纪、严于律己、刻苦钻研、勤于创作,切实提高认识、明确责任,努力做到不忘使命、勇于担当、服务社会。

  不时的有人问我:“如果有别的行业可以任你选择,可以助你成功,你只需要放弃你热爱着的街舞,你会吗?”

  我的回答:“如果时光回到二十年前,即使有无数个选择摆在我面前,我还是会毅然选择街舞。因为我热爱这项事业,热爱着激情四射的艺术形式。我对街舞,爱的深沉!”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