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法律的尊严和心中的梦想 ——记河南圣煜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洪涛

2018年11月21日15:39

来源:大河网

  “你戴着荆棘的王冠而来,你握着正义的宝剑而来。律师,神圣之门又是地狱之门,但你视一切险阻诱惑为无物。你的格言: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惟有客观事实,才是最高的权威。”

  这首《律师颂》是河南圣煜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洪涛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最喜欢吟颂的一首诗,也是他27年前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律人以来一直严格遵守的人生信条和职业准则。在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时时做到敬畏法律、高度自律、牢记良知,全力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公平和尊严,为实现心中的梦想做着不懈的努力。

  敬畏法律:为“杀人凶手”辩护

  张洪涛出生在孟州市会昌办事处冯园村,作为家里的唯一男孩,他从小备受呵护、宠爱,生活可谓一帆风顺。1991年7月底,他迎来一生中最为黑暗的时刻,再次参加高考,再次名落孙山。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复读,顶替父亲成为孟州第一化肥厂的普通车工。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心头的信念越燃越烈:“虽然高考失利了,但我的人生一定要成功!”他报名参加了孟州区域内组织的首届法律大专自学考试。工作之余,他把自己关进房间,谢绝所有娱乐和应酬,一本一本啃那些厚重的法律书籍,一条一条背那些枯燥的法律条文,年少的头上早早出现了白发,只为拿到大学文凭,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从不了解律师是个什么样的职业,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律师。但上天总是特别眷顾不甘放弃的人。两年后,孟州市律师事务所公开招聘工作人员,他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被录用,接着又顺利拿到了法律专科文凭,仅隔一年就通过了全国律师执业资格考试,误打误撞地成为一名律师。

  张洪涛永远也忘不了经手的第一个案子。

  1995年夏天,孟州境内发生了一起离奇案件。黄河滩区的一个小村子,七岁男童张某和另外两名儿童跟随村民余某去田地里玩耍后不知去向,家人到处寻找,最后在机井里找到了张某的尸体,家人联想到余某平时和自家不睦,两家多次发生口角,孩子又是被余某带出去的,孩子死得很蹊跷,于是就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经过现场勘查和审讯,余某承认是她趁孩子不注意,把孩子推进了井里。案子也算尘埃落地了,一审判决余某死刑立即执行,但是在庭审中,余某当庭翻供,案子进入了扑朔迷离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张洪涛成了余某的辩护律师。孩子是失足落水?还是被推落井?仅凭当事人已经否认的口供谁也无法做出论断,只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张洪涛仔细阅读了所有卷宗,并详细查看了男童的尸检报告,发现除了当事人的口供之外,既没有现场目击证人,更没有技术支撑印证,该案存在明显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依此定性量刑。他在庭审上据理力争,为当事人辩护。一审结束后,走出法庭,男童的父亲狠狠地看着张洪涛说:“你还不想让这个狠心的女人死啊!”张洪涛只能报以沉默,他的脑海里浮现的是这样一句话:“律师的天职,就是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委托人合法权益最大化。”

  该案上诉到省高院,高院也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驳回重审,最终,余某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这在当时的法律环境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后来,沸沸扬扬的聂树斌冤案浮出水面后,张洪涛非常庆幸自己的立场:“一个法制国家的刑事案件归责应该是疑罪从无的准则,说穿了,就是必须靠证据说话,依法律量刑,作为一个律师,我只能以这两条标准为我的当事人辩护,宁可轻判,不可错杀。”

  余某的案子,让张洪涛在圈内崭露头角,他做了整整10年的“万金油”律师,别人怕引火烧身的刑事案子他管,别人嫌麻烦的民事纠纷案件他接,别人懒得管的离婚案件他也管,他只有一个信念:心存敬畏,全力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委托人合法权益最大化,扎扎实实把每一个案子都办成精品案例。10年来,他从不忘记给自己充电:坚持自学拿到法律本科文凭,每年参加全国各级律师协会举办的各类培训班,大量阅读古今中外经典案例,广泛涉猎文史哲知识。他坚信,有口皆碑、厚积薄发,自己必然能成为一名优秀合格律师!

  高度自律:两条底线绝不容碰触

  2017年年底,孟州人孙某敲响了张洪涛办公室的门。进门后,他二话不说,先撂下一个厚厚的信封:“张律师,焦作中院的伙计介绍我来找你,你帮我打官司吧,这是两万块钱代理费,官司打赢了,我另外再拿出两万块钱谢你!”

  “先甭谈钱,说说你是什么事?”张洪涛冷静地回答。

  原来,孙某曾经申请了一个项目,通过了国家有关部门绿色环保审批,但他自己无钱投资,就公开出让股权,声称连同绿色环保审批手续一起出让,吸引了一个外地客商用几十万元接收他的股权,接手后才发现国家法律规定,绿色环保手续是不能出让的,因此引发了股权转让纠纷。

  这很明显是孙某在利用对方的法律盲点和国家有关法律漏洞为自己谋取利益。要想帮他打赢官司,其实并非难事,因为张洪涛清楚地知道,在股权纠纷案件实物中,审批手续不办理过户不必然导致股权转让合同无效。仅凭这一点,就有很大的胜诉希望。但他还是婉拒了这个案子,因为他有两条做律师的底线,其中一条是坚决不给不遵守诚信交易原则的人当代理,即使法律有漏洞,即使可以依法维护当事人的所谓“合法权益”。

  张洪涛的另一条底线是,坚决不收对方当事人的任何财物。

  今年年初,他代理了一个经济纠纷案,对方也请了代理律师,双方的抗衡进入白热化阶段。一天晚上,对方代理律师找到了张洪涛,因为都是业内人士,很熟悉,双方寒暄调侃后,对方突然说:“老兄,你能不能在那个案子上稍作让步啊,我有个茶台你不是很喜欢吗,案子结了,茶台就归你了,我的当事人还有另外酬谢。”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告诉你,吃里扒外的事在我张某人身上绝不可能发生!属于我当事人的权益,我一分都不会让步!”对方讪讪地离开了。

  这件事让张洪涛沉思了很久,他把古今中外一个个知名律师排着队的在眼前过电影,发现所有优秀律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人品好、业务精。他进一步坚定了信念:做律师先做人,做人靠自律,这两条做律师的底线必须坚守,人在做,天在看,人这一辈子,不管做什么,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对起良知:弱势群体更需法律保护

  伴随着新千年的钟声,孟州市东邻的温县发生了一起沸沸扬扬的“骗保”案件。李某某在家中服毒身亡,死因没有丝毫疑问,但让人怀疑的是,死者生前一年前,曾经花费五六千元,在当地保险公司买了大额人身意外险。

  死者家中一贫如洗,为何要买保险?

  死者为什么要服毒身亡?是不是为了骗取保险金?

  死者的家属向保险公司索要赔偿,保险公司以“涉嫌骗保”为由,不予理赔。双方对簿公堂,保险公司占据着明显的优势。死者家属向温县法律界求救,但没有一个律师肯伸出援手,因为按照当时的保险法条例,几乎没有胜诉的可能!最后,家属找到了张洪涛哭着说:“张律师,我们真不是骗保,他们说这个保险收益大,我妈才用了所有积蓄买啊!”看着那张无助的脸,那身寒酸的衣服,那一贫如洗的家,张洪涛心动了。

  三天时间,张洪涛走访了死者街坊邻里,仔细询问死者生前的一举一动,心里有了谱。因为在调查中他发现,死者生前有胡言乱语的迹象,家人给她端饭,她会无缘无故地说:“饭里有毒,你们想害死我啊!”,服毒之前她不慎从梯子上摔下来摔成了骨折,变得少言寡语,精神恍惚,很可能是精神抑郁症的症状。张洪涛找到新乡市精神病院司法鉴定中心,为死者做了缺席精神病人司法鉴定,而精神病人自杀,不属于保险免责条例范围。最终,当事人获得了20万元的保险理赔。接到判决的那天,李某的儿子跪哭在地:“您真是老百姓的好律师啊!”

  张洪涛一直认为,关爱弱势群体,是一个律师应有的良知。温县保险理赔案件让他进一步感觉到,雪中送炭的意义远大于锦上添花!因此,他为了在施工中重症烧伤的电工奔走呼吁,多次与涉事企业沟通协商,通过法律调节手段,让烧伤者拿到了十多万元的赔款;他为了在外地打工受伤的张某先后10次来到广东中山,与企业交涉,争取到了25万元的工伤赔款;他为了8.10陕西特大隧道交通事故孟州籍的伤亡者,连夜赶赴事故现场,用了整整一周时间妥善处理有关理赔事宜,没收一分钱律师费。

  现在,张洪涛拥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头顶上还罩着一系列光环:焦作市优秀律师、焦作市“十佳”律师、焦作市第12届政协委员、孟州市政协常委、孟州市工商联副会长,焦作市律师协会副会长……

  从27年前一个报名自学法律的普通工人,到一名优秀成功的专业律师,张洪涛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梦想,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再一次告诉我们:偶尔的失败不可怕,成功的门只是虚掩着,只要心中有梦,只要相信自己能行,不畏惧、不退缩、不放弃,全心全力去推,就会推出一片多姿多彩的全新世界!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