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设:青藏高原的难忘记忆

2018年11月19日16:03

来源:大河网

  我叫张建设,男,1971年10月28日出生,汉族,无党派人士,河南省义马市人,义马市九届政协委员,现为河南协力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执业证号为:14112200310745511。

  1989年至1993年参加自学考试取得郑州大学自学考试专科文凭,2000年至2002年参加党校学习,取得法律函授本科文凭,2011年至2013年参见专升本学习,再次取得洛阳师范学院法律本科文凭。1997年至2000年在义马市法律服务中心工作。2000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取得律师资格证。2000年进入河南为人律师事务所实习,2003年取得律师执业证,在河南为人律师事务所担任专职律师,2005年在河南协力律师事务所担任专职律师至今,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任该所的副主任,主管行政。2017年被选律师代表,参加三门峡市第六次律师代表大会,2018年被选为三门峡公共资源交易综合评标专家,为三门峡市人民政府提供法律意见。

  从事专职律师工作已经16年,在职业过程中,我忠于宪法和法律,忠于人民。执业为民,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认真遵守《律师事务所内部管理规则》和本所的各项管理制度,还积极参加修改制度,提出建议;明明白白告知委托人的各项权利和风险,不为谋取业务而误导当事人或者做虚假承诺;没有私自接受委托和收费,收取额外报酬的行为;没有向我所瞒报、少缴代理费的行为;没有采用贬损、诋毁、降低收费标准等不正当手段进行业务竞争的行为;严格按业务操作规程办理,没有损害国家社会和当事人合法权利的行为;与法官、检察官、仲裁员或者其他工作人员相互关系中,没有非工作场所会见的行为,没有请客送礼和指使当事人送礼、行贿的行为,没有假借他人之名向当事人所要财务的行为;没有向司法机关出示虚假材料等弄虚作假的行为;没有从事违法和有悖律师职业道德、公民道德规范,损害律师职业形象的行为。

  律师工作虽然艰辛,但也正是因为这一行充满挑战,才有了它独特的魅力。在这里我们感知了人间冷暖,见证了爱恨情仇,为当事人排忧解难。我们既见到了当事人的愁眉苦脸,也看到了他们的喜笑颜开。所有这些历练了我们的人生,也使得我们格外珍惜生活的美好。

  我代理了一些社会效果较好的案件,同时自己也在写一些文章和案例,以供社会的人其他人员能够从中学习和了解到一些法律的规定,反响还是不错的。比如近期说我办理了一期劳动争议案件。我代理的是一名长期在井下工作的劳动者,由于该案件情况比较复杂涉及到国有大型企业,义马市劳动局也比较重视,在自己的精心准备和据理力争下,最终在劳动局仲裁员的主持下调解结案,起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避免了上访事件的发生,也起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使我最为记忆犹新的是2016年在青藏高原上发生的事情,2016年秋季的一天,凌晨四点钟,正睡意昏沉的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吵醒,当事人催促案件的进行,此次案件重大,案情复杂,需要我和当事人远赴青海蒙古族自治州。匆忙的起身,穿衣,洗漱,背起简单的行囊,迈着矫健的步伐,我先来到了最熟悉的办公室,紧接着,需要做的工作就是整理材料,起诉书,民事起诉状,死者的死亡证明,赔偿清单,一一收录在文件夹,放在公文包里。此行由两位原告陪同,我们三人驱车,首先从义马上高速,赶至三门峡,时间紧迫,来不及吃早餐,就从三门峡坐上客车到了西安,再从西安坐快车到达目的地,格尔木。由于时间赶的紧,我们一行三人均无座票,一路上站了十几个钟头,吃的方便面,喝的白开水。经过一夜的旅途劳顿,第二天凌晨五点0分许,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找了一家简陋的宾馆入住,当地气候为大陆性高原气候,昼夜温差特别大。简单的休息之后,八点左右,就要开始了一天辛苦的工作。首先,联系当地大彩蛋人民法院的法官,将本案的事实和此行目的简单描述。法官推脱至九点左右,出于特殊原因,法官将本案推脱至当日下午。下午四点左右,电话里,接到通知,我方是否与对方律师协商,我们说没有,法官表示对方律师表明,已和你们协商。法官说与对方律师联系,两方进行协商解决。然后就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漫无目的的在街头游走,看到当地的天空,云彩压的很低仿佛映射了我们沉重的心情。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左右,等到了对方律师的协商电话,听声音判断是一名女律师,她说在大彩蛋酒店24层,等待我们过去协商,我们对格尔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我让对方发来位置信息,我们按图索骥,去找这个地方,我们揽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与司机交流,这名司机是个藏族的朋友,面色黝黑,态度热情,但是听不懂他的语言。没办法,拿出手机,打出字幕,来告诉他我们想去的地方,通过这种信息,这名藏族司机最终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我们乘坐电梯,到达了酒店24层,在24层大厅里,我拨通了对方律师的电话,这个律师把我们领到一个房间里。这间房间坐了三名律师,经介绍,他们分别是第一被告,第二被告,第三被告的辩护律师。我也做了自我介绍,我说我是本案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我接受原告,被害者家人的委托,全权代理此案,我和原告的家属均是河南省义马人,我受人之托,跨越千山万水,历经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希望能为受害人讨回公道。

  由于我们都是律师,说话直奔主题,三名被告的律师开门见山的说,我们先把赔偿的项目,范围确定一下,因为这是赔偿的基础,我点头表示同意,其中一个律师说,根据最高法院审理刑事附带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思达解释,赔偿的问题只有七项:第一,医疗费,第二护理费,第三,误工费,第四,丧葬费,第五,残疾用具费,第六,交通费,第七,食宿费。这个律师问我对于赔偿的范围有没有意见,我说,如果法院判决,我对这个范围没有意见,如果协商,根据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如果双方协商不受赔偿范围的限制,对方律师说,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均不属于赔偿的范围,我说,你方说的意见不正确,根据最高法院人身损害赔偿问题的若干意见。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属于赔偿的范围。我说,你们按照你们的标准算一下赔偿的数额。对方律师拿起笔,开始一项一项打算,计算医疗费35000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医疗费18,000元。

  丧葬费赔偿25000元,丧葬费的计算依据是:本人的六个月工资来计算。交通费,按票据来计算。原告只提供了四个月的交通费,原告父亲的赡养费的计算标准,其父亲今年82岁,在义马市城镇居住,计算的标准应该按义马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9422.27元。因为原告的父亲今年年龄超过了80岁,只能计算五年的生活费。被告方律师说死者平老虎兄妹几个人,死者父亲的赡养费应该由他的几个子女共同分担,应该由死者平老虎一个人分担。对方律师问死者平老虎的儿子,你父亲兄妹几人,你要如实的回答,这个问题打电话给打电话调查的,如果说假话,要承担法律责任死者平老虎的儿子说,其父亲只有一个妹妹,法院可以随时调查。被告的律师说,死者平老虎的妻子梅凤英的生活费被告方有异议,赔偿梅凤英生活费的条件有两个:第一,其本人没有劳动能力,第二,本人没有收入。死者平老虎的儿子说,梅凤英身体有病,五年前在西安市第一军医大学住院动手术,当时做的是开颅手术,因为他的头上长了脑瘤,不动手术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手术做好把,他从死神手中救了回来。

  梅凤英虽然保住了命,但她现在生活不能自理,更不要说劳动能力。关于精神抚慰金,对方律师说没有,我坚持应当赔偿精神抚慰金。因为死者平老虎的离去,给这个不幸的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平老虎的儿子,今年19岁。平时靠父亲的收入来生活。平老虎的工资月收入15000左右。19岁的儿子没有钱的时候只能问父亲要,父亲几乎是有求必应,但是现在父亲不在了,让他去找谁要钱,谁还会可怜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平老虎年迈的80多岁的父亲听到自己的儿子被别人用刀捅死的消息之后,伤心欲绝。都说养儿防老,在这个老人需要儿子养老的时候,孩子却被别人杀害了,对老人的伤害可想而知,这位80多岁的老人将在孤苦伶仃中艰难度日。

  对方律师说,平老虎被人用刀伤害。三名被告人的家属自愿赔偿8.3万元,我说被告方的律师赔偿的标准太低,这边不会接受。这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因为对方的家属没有诚意,谈判无疾而终,我们听了之后很气愤。我们认为,三位被告的家属在欺负人。你们的家属把人打死了,想赔偿八万多元,这和法律的规定相差甚远。

  调节因为双方的差距太大,最终没有调节,我和原告家属抱着闷闷不乐心情,离开了这个地方晚上回到宾馆,以后躺在床上,回忆了一下今天调节的内容和法官的态度。我认为,法官不守信用,对于和他见面的这件事一推再推。被告人律师的谈话内容既不合理也不合法

  导致协商失败,在床上躺着,眯了一会儿,又醒了,脑子里依然想着第二天开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反复思考,如果出现这种问题之后怎么应答,一直到凌晨两三点还没有睡着,可能是案件考虑的太多了,也许有高原反应的缘故,人体内缺氧导致休息不好。第二天早上6:30左右,我们就匆匆起床。简单地吃了早餐,便赶到了格尔木市人民法院。到法院门口看见法院的审判大厅庄重威严,国徽悬挂在法院大楼的正前方,我们到法院的时间是上午8:00到法院门口,没有一个人,闲得很冷清。这和河南的法院相比,显得天壤之别。等到8:10左右,还没有看到法官,现在还是秋天,但是格尔木市是一个高原城市,他的昼夜温差较大,早上8:00左右,气候寒冷。我从河南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没有带外套。我只穿了半截袖站在法院的门口冻得瑟瑟发抖,只有靠不断地走动来取暖,等到8:30左右。我见到了盼望已久的法官!我热情地走上去和法官打招呼,法官的态度让我吃了一惊,法官冷冷的说你带律师袍了吗?青海市法院开庭,律师必须穿律师袍。在河南的时候,法院开庭的时候律师服是自愿穿的,可以穿也可以不穿,接着法官看了我的律师证,和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律师公函,这名法官看后,态度十分冷淡,语气很不友好。法官说你的公函填错了,不是格尔木人民法院,应当填上大彩蛋人民法院。我说,法院通知在格尔木人民法院开庭。没有说在大彩蛋人民法院开庭。

  在法庭开庭之前不,不便与法官争辩。我就按照法官的意思,把法院的名称改了,上午9:00左右。法院的法警把被告人从格尔木市看守所押解到格尔木市人民法院,法官宣布开庭,开庭后,检察院的检察官人员代表国家。出庭支持公诉,这个检察官可能是维族人,他的普通话非常不标准,他在他在起诉中说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大柴旦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内容如下:经依法查明: 2015年6月13日,被告人田志杰,刘元芳酒后到被害人家里,刘元方和平老虎因琐事发生争执,刘元方往平老虎的脸上删了两巴掌,朝他的腹部踢了两脚,田志杰用刀朝平老虎的腹部捅了一刀之后逃离了现场。当天晚上,救护车将听老虎送到了大柴旦人民医院抢救2015年6月14日,伤者平老虎经抢救无效,死亡。综上所述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4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之罪,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他们的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检察院宣读完起诉书之后,我作为原告的代理律师宣读了刑事附带民事输起诉状,原告要求人民法院依法追究被告人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强烈要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死刑,强烈要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赔偿原告抢救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丧葬费,交通费,食宿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1284636.85元。死者平老虎是一个忠厚,老实的煤矿工人,没有想到被穷凶极恶的歹徒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平老虎上有80岁的老父亲,下有两个没有成家的孩子。满头白发的老父亲听到儿子被人无辜伤害的消息之后,伤心欲绝,悲痛不已,两个孩子听到父亲被残忍的杀害之后,悲愤交加恨不得亲手将伤害附近的凶手碎尸万段。替父亲伸冤,报仇血恨。平老虎的妻子听到自己的丈夫被人残忍杀害之后,现在深感自己的丈夫死得太惨,死不瞑目。在自己赶往青海的路上,哭死过几回。两名背后被害人凶残杀人,致人死亡的行为,给原告一家人带来了灭顶之灾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两名被告人穷凶极恶的行为,给回了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永远抹不去的痛苦和伤害,以及无法弥补的损失。

  三名被告人对起诉书指控内容没有异议,对原告提出的民事赔偿也没异议,他们认为应当对使者的家属进行赔偿,但是自家的经济条件有限,仅仅能赔一部分。随后法庭进入,举证和辩论阶段,法官充分地听取了双方的意见,表示择日宣判。庭审结束后,被告人的家属主动和受害人家属联系,争取赔偿。并取得受害人家属的谅解,从而让自己的孩子从轻判处早日从监狱里出来,我给被告人家属说,只要你们能够足额赔偿,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法律会从轻判处希望你们也能积极主动一点争取早一点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调节对双方都有好处。对于原告来说,人死不能复生,如果能多拿到一些赔偿的话,对于他们以后的生活能够有所帮助,对被告来说,被告人能够从轻判处早一点从监狱里出来,免受牢狱之灾。因此协商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护双方的利益。因此我作为律师来说,也真诚的希望你们能够调节成功,开庭持续了近10个小时。中午只休息了,十来分钟,法官检察官和律师以及参加庭审的所有人员中午都没有吃饭。中午休息了10分钟以后开庭继续进行,一直持续到下午8:00多。庭审结束以后,第二天又进行了调解,由于被告方家属拿不出巨额的赔偿款,双方同意庭后和解。

  我在律师这个神圣职业上默默奉献工作17个春秋,把美好的年华献给了法律服务这个平凡而伟大的事业。有痛苦也有喜悦,伴随着祖国的日新月异,日益强大,亲身经历了国家的法制进程,感受了法制建设的巨大进步。我竭尽全力,全心全意为当事人提供良好的法律服务。我尽其所能的承办市领导,司法局领导交办的法律援助案件,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应,赢得了社会的好评。始终坚持为人民群众服务,始终坚持维护党和人民的利益,积极承办社会影响的群体性案件,积极协调,充分运用法律,依据法律解决群体性案件,取得很好的社会效果,为国家的民主和法制建设贡献了一份力量。

编辑:康世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