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一条未完的路

2014年12月25日11:02来源:大河网

  一条未完的路

   ——我的已完成和正努力完成的作家梦 

   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我曾这样感慨:从动手写稿到现在,略微算一下,我写过的稿件不下二千多篇,从第二年发表处女作到现在,印成铅字的只有百篇。广种薄收就不再说了,单是五个年头的日出而作,日落后挑灯再战,回想起来苦不堪言。

  假如换一种活法,比如弯下膝盖去承受桂冠的压抑,为利益而削尖脑袋,或者象普通人一样,混迹于茶米油盐,给生命的浓烈酒浆兑上平淡的水,也许会照样“潇洒”。但依然无法忘记以前读司马迁《报任安书》中的“与蝼蚁何以异”给我剧烈的震撼。鹰的巢不在树梢,而在天空,搏击人生,是鹰的追求,让月亮从身旁落下,让太阳从心上升起,这是大鹰的意义。鹰击长空,鱼游浅底,我所热爱的文学就是我的寥廓长天、清澈水流。

  我再次想到鲁迅先生的话。他本来说的是“希望”。鲁迅先生在无奈中仍然寂寞前行,于是榛莽退后,希望在他脚下延伸。

  接近文字时在煎熬中痛苦,远离文学时在痛苦中煎熬。新愁旧爱,种种情感波澜和思想潮汐在我心头惊涛拍岸。激情让我不停地倾诉,况且我还想从文字中淘漉出属于自己的生命价值和人生意义。司马迁述往事,思来者,用心血书写生命的篇章。我是个普通人,但也希望人生海洋有“卷起千堆雪”的雄奇景象。于是我又拿起笔,将心中的想法和感受写进方格稿纸。以笔倾诉,使我的躁动暂时平静,之后更加不安于现状。

  朋友常劝说现在的文人能游的都下海了,不会游的也带了救生圈,你还坚守岸上干嘛。我回答说,我意不在海中的大鱼,甚至河里的虾米,我只想做一个纯粹的人,从心海浪花上打捞潋滟的阳光,或者干脆象唐代的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我对朋友说,我很早就“下海”了,下的是文学海洋,生活之海,生命之洋。在这海洋里,我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在我的第二本散文集《半瓶阳光与一扇心窗》后记中,我引用青年作家纪朝阳先生写的《用自己的文字取暖——作家王清铭印象记》中的片段:“夜深了,天凉了,我想此刻的王清铭,一定在台灯下坚守些什么,他在用自己的文字取暖吧。”这个世界需要一些在寂寞中坚守精神高地的人,他们用自己的文字取暖,也给这个日渐冷漠的世界增加一点光和热。我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我一直认为文字的矿藏里蕴有生命的黄金,写作就是不断提炼自己,让生命放射光芒。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走着自己的道路,举起荆棘刺破的血迹为旗帜。因为我始终在走着,失败的次数多了,也就趟出一条自己的路。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写过《林中小路》一诗:森林中有两条路,他选择其中的一条走下去,看到属于这条路的风景。他不悔当初的选择,尽管这条路人迹罕至,艰险、孤独。

  我不敢保证自己得到的会比别人更多,但可以肯定,自己的人生海拔更高。周国平也说,那种在实际生活中即使一败涂地地保持幻想和憧憬的人,才是真正的幸运儿。

  一条未完的路,我将继续走下去,走好自己的路。

  作者:福建莆田市荔城区梅园东路211弄1号楼407室王清铭

编辑:齐琳(实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