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邦网 大河论坛 登录 大河网首页

“美丽信阳·十大名片”之鄂豫皖苏区首府篇

评论()2014年04月18日18:28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客户端,发送短信“大河”到12114或登录k.dahe.cn点击下载。

  “美丽信阳·十大名片”之鄂豫皖苏区首府篇

  红色记忆

  ○付 威

  总有一些地方,能唤起我们心中对神圣的向往;总有一些地方,能让我们的心灵再一次沐浴崇高。鄂豫皖苏区首府所在地的新县,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走进红色首府景区,就走进了一段永远不能忘怀的峥嵘岁月。

  今天新县县城所在地的新集镇,革命战争时期曾是光山县南部的一个重镇。为了发展苏区,扩大红军,拔掉这颗钉子,1931年,红军采用坑道爆破的办法攻克了新集,从而打通了商(城)光(山)路线,使鄂豫边和皖西北苏区连成了一片。由于新集特殊的地理位置,党和红军的领导认为这里作为鄂豫皖苏区首府较为理想。1931年和1932年,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和中共鄂豫皖省委相继在这里成立。

  鄂豫皖苏区建立了完整的党、政、军组织系统。由于很多干部都曾在苏联学习,因此基本上仿照了苏联的模式。今天的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旧址内,较好地保存了当时省委组织部、宣传部、共青团、妇女部等办公场所。而陈展室中一幅幅珍贵的照片,一件件革命历史文物,则翔实地展示了鄂豫皖人民艰苦卓绝斗争的英雄史实和可歌可泣的战斗场面。1982年,老一辈革命家成仿吾故地重游,在他的旧居前留连徘徊,触景生情,写下了“三年战斗在此地,劫后重来无故人。多少英雄尽瘁去,山河依旧露深情”的诗句,抒发了他对革命战友的无限思念。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形成后,鄂豫皖军民连续粉碎了敌人的一、二、三次“围剿”。1931年11月7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的成立,在保卫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战斗中,红四方面军连续发起黄安、商(城)潢(川)、苏家埠、潢(川)光(山)四大战役,取得红军史上的空前大捷,使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达到了鼎盛时期。

  红四方面军总部旧址与分局和省委旧址隔街相对,保存有徐向前等军委红四方面军领导同志的旧居,并运用大量的图片、资料和实物陈展,逼真再现了当年革命斗争的场景。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与中央革命根据地南北呼应,与湘鄂西、湘鄂赣革命根据地互为犄角,是当时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由于战略地位重要,又临近国民党统治中心武汉,敌我双方长期在此进行拉锯战,每当我方武装撤退之后,都会遭到反动军对和地主武装的疯狂清洗。从1927年到1947年,鄂豫皖苏区牺牲的人数达到100万人,按照鼎盛时期鄂豫皖根据地的350万人计算,这意味每3.5人中就有1人献出了生命,作为鄂豫皖苏区首府所在地的新县,当时人口不足10万,就有5.5万人为革命献身,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信念,有着如此强大的凝聚力呢?

  有国军战略专家之称的原陆军大学教育长万耀煌,在汉口向蒋介石报告他对鄂豫皖苏区作战的体验时说:“苏区好比一个大湖,民众就是湖水。红军是水中之鱼,在水中来去自如。我们剿匪部队是渔船,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并形象地解析了国军与红军的力量对比。国军:兵+兵+兵=总力量;红军:红军+武装民众(赤卫队)+无武装有组织的民众+主义=总力量。

  在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里,珍藏着一件珍贵的革命文物——歌曲《送郎当红军》的手抄本。这张泛黄的纸张,既是新县人民在革命岁月踊跃参军的见证,也是老区群众不怕牺牲革命精神的浓缩。

  有一位没有留下名字的徐大娘,隐藏了2名红军伤员,敌人把她的独生儿子捉去,并威胁她说:“3天之内不交出红军,就杀你的儿子示众。”徐大娘担心儿子经不住严刑拷打,说出红军的下落。就利用送饭的机会跟儿子说:“孩子啊,我徐家世代本分,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做。”3天后,敌人把大娘的儿子杀害了。被掩护的2名红军战士,抱住大娘泣不成声。大娘心如刀绞,却强忍着悲痛说:“死一个,活两个,值!”

  在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烈士陵园,既有取名“燎原”的雕塑,又有取名“永生”火炬造型,它们锻造了多组革命斗争场景和烈士影像,象征革命志士烈火永生,精神永存。而在英烈墙上,则密密麻麻的镌刻着鄂豫皖苏区万名革命烈士英名,如同展示着成千上万革命先烈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历史画卷。

  在这些革命烈士中,既有吴焕先、高敬亭、叶成焕这样的高级将领,也有浩气长存的革命英烈程儒香、刘胡兰式的少年女英雄肖国清、血染杜鹃红的跳崖烈士晏春山。

  程儒香是新县箭厂河乡人,在黄麻起义中,他第一个将红旗插上黄安县城楼。被捕后敌人对他使用了鞭抽、压杠压四肢、坐老虎凳等十多种酷刑,但他毫不屈服。敌人把他拉到街上游行示威,还逼迫周围的群众前去观看。数九寒天,将他的上衣扒光,把他的四肢用铁耙钉在青砖墙上。程儒香一次次昏迷过去,又一次次苏醒过来,每次醒来都大声痛骂敌人。母亲前来看他时,昏迷中的他用微弱的声音对母亲说:“娘,我死后叫乡亲们继续干”!敌人残忍的挖下他的上眼皮盖住眼睛,还割下他的耳朵和舌头,让他看不见听不到喊不出,两天后,程儒香受尽折磨后壮烈牺牲。

  肖国清,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在一次突围战斗中被捕,敌人对她施行了各种残酷的肉体折磨,上扎杆、火香烧、火钳烙、钉竹签,直至拔光了她的头发,仍没有使这位小英雄屈服,最后敌人残忍地将她活埋。她是与刘胡兰一样的花季少女,牺牲却早于刘胡兰13年,“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赞语同样适用于她。今天,她秀美的画像镶嵌在一片灿烂的映山红中,表达着后人对她生命价值理解和敬重。

  人们都说,在新县,抓一把泥土都浸染着烈士的鲜血。鄂豫皖地区从1921年建立党组织到1949年全国解放,28年间火种不灭、红旗不倒。党史专家说,有两座山和七个省为中国革命作出了突出贡献。这其中就包括大别山和鄂豫皖,在长达28年的革命历程中,大别山人民作出了巨大贡献,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牺牲。“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残酷的革命斗争铸造了“坚守信念、胸怀全局、艰苦奋斗、勇当前锋”的大别山精神,也为大别山锻造出349位共和国开国将军和一大批党和国家以及军队的高级领导干部,中央军委评定的36位军事家,直接在大别山区开展革命斗争的就有8位,在全国十大将军县中,大别山区就有五个。

  在新县红色首府景区穿梭,犹如徜徉在一条红色的历史之河,我们所能做的,便是对这片土地、这段历史、这群人物的敬仰和感恩,以及感恩之后的奋然前行。

分享到:
编辑:郭同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