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邦网 大河论坛 登录 大河网首页

“美丽信阳·十大名片”之郝堂篇

评论()2014年04月18日18:27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客户端,发送短信“大河”到12114或登录k.dahe.cn点击下载。
  • 快乐少年 王玉璞
  • 蓝天映郝堂 刁拥军 摄

  有一个美丽乡村叫郝堂

  ○郑 春

  “我思恋故乡的小河,还有河边吱吱唱歌的水磨,噢妈妈……如果有一朵浪花向你微笑,那就是我…..”

  每当听到这首歌曲,一种思乡之情由然而生。循着思绪追寻久远的故土,在一个叫郝堂的地方,梦中的家园或许就在你的眼前。

  在格桑花的簇拥下,沿着溪水边通往村子的柏油路上,左边是满山的茶叶和板栗树,清新的山风吹动哗啦啦树叶在向你招手;脚下碧绿的稻田,林间的白鹭、翠鸟和一些不知名的小鸟在招唤着你;右边的一条山间的小河,在你身边绕来绕去,如玉带一样牵引着你,为你指路呢……当绕过大片大片“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荷塘时,郝堂村的面貌便渐次映入眼帘:依水的小桥,倒映的山水相连,如盖的大树,轻掩的柴扉,狗头门楼、清水墙、小布瓦构筑的豫南民居,精心修葺的土坯房向你展示着岁月沧桑……在这里你眼里看不到一处碍眼的建筑;还有那新小学、新礼堂、文化广场、养老中心等建筑都饱含着文化底蕴,却又显得那么和谐与静谧……整个村庄蕴透着一股深沉的“豫风楚韵”、优雅的田园气质,不俗的文化魅力,让人仿佛回到记忆中的故园。

  郝堂村中央有一棵几百年的银杏树,据说是明清时代的庙树,村头的沿河旁还有10株上百年的老槭树。据村中的老人家讲,这些大树都经过许多动荡岁月的洗礼。

  走进村细看,自然散布的民居房屋,更让人惊喜——豫南的狗头门楼、清水墙,用木头垛起的柴扉,依水小桥,精心修葺的土坯房翠竹掩映,溪水环绕。村民正悠哉地进行着一次庭院改造,“这都是区里请来画家画出来,我们比着盖的。”一位热心的村民说。

  画家孙君,从外乡来,10年前开始给农民“画房子”。他的工作室里,画满了建筑草图。主人家改与不改,全凭自愿;如何改造,要经过充分协商。村民张厚健说,过去村里都觉得贴白瓷砖的房最好看。直到看了他画出的房子以后,大家都傻了眼。二三十户人主动找过来了。再后来,十里八乡的人都慕名来学,村民开始为自家改建的房自豪了。

  村子改造时,保留传统,修旧如旧,千百年形成的村落布局,凝固了历史沧桑和邻里关系;石砌矮墙,草搭长亭,体现着村庄的肌理;雨水冲刷,让砖石变得温润,留下了时间的痕迹。村庄最细微的美,都受到了尊重。

  在这个小山村里,你感觉到十分干净,却又非常自然。

  村里给每家每户发了两个桶,垃圾进行干湿分离。曾有人不肯搞垃圾分类,村民志愿者就给他院子周围种上花,第二天垃圾不见了。

  村小学的孩子们被请出来当卫生评比员,他们挨家挨户检查卫生,一丝不苟,又不讲情面,一晌走个好几里也不觉得累。卫生差的人家自己觉得丢脸,卫生好的人家,孩子们给他发脸盆、床单作为奖励。就这样,不仅家里干净了,河沟里的垃圾都被捡完了。这个小小的村落也捡回了流水清清。村民们说,干净的村庄,才是美的。

  在荷塘中的村路上,不时会触碰到游人,他们手拿莲蓬,一边搿着清香满口的莲籽,一边追寻着多年前的乡村记忆。莲子到处有,郝堂最好吃。郝堂小村,俨然成了最美乡村的代言词。每逢周末这里就停满了来游玩的私家车,人们携家带口来到这里,除了赏景观荷、吃农家饭,过一个闲遐的周末,临走还不忘带几枝郝堂的莲蓬,送给亲朋好友分享。

  郝堂的荷花是只开花结籽,不长莲藕的。这脆生生,甜丝丝的莲籽在酷暑时节吃了格外清爽去火。但是又有谁知道采摘这些莲蓬的辛苦呢?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看见了采莲的过程。酷热难耐的中午,我们正在拍摄美丽的荷花,突然从镜头里看见远处的荷叶在不断摇动,仔细一看,一个背着蛇皮袋子的人正在荷叶丛中采摘莲蓬,从镜头中可以看见,这个浑身包裹严密、全身湿透的采莲人已经晒得面目黝黑,只见他熟练地在荷叶丛中穿行着,成熟的莲蓬一个个都被他摘入囊中。村里卖的莲蓬就是这样一枝枝采摘下来的。

  大学生村官姜佳佳说,我们村里成立合作社,把村民的稻田承包下来改种荷花,每年都按照水稻市场价格给农民,作为土地流转补尝,村民十分满意。郝堂出了名,郝堂的莲蓬也出了名。合作社就组织专人采摘莲蓬,以每个8角钱的价格卖给村里的农民,村民们以每个2元钱的价格卖给游人,这在城里人看来无足轻重,但在这里却是一个产业,又是一景。刚开始郝堂的莲蓬要拉到外面去卖,现在,村民们在村口就把莲蓬给卖完了。这样一来,农民的稻田能保证收入,卖莲蓬又能得到实惠,一个夏天挣到的钱,比过去纯种粮一年挣得都多!

  这个村庄的土地,大部分还是种粮,但村民的观念却与别处不一样。他们每年稻谷收获之后,就在田里撒下大把的紫云英,来年是最好的有机肥料。这本是千百年沿袭的绿肥种植方式,但随着化肥农药的兴起,一时间传统种植被淡忘了,田沟里的鱼虾也没有了。这两年,村里改变了向土地一味索取,开始懂得给予,学会了生态农业,逐渐发展了2000亩紫云英生态稻田,为土地解毒,修复土壤,为进入有机农业做准备。而荷塘就成了全村水系改造的重要一环,是生活污水最终分解消化的地方。这本是中国乡村污水循环最传统的方式,在许多乡村被忽视了,但郝堂人却把它用活了,用美了。

  一座座青砖灰瓦的古朴民居,错落浮现在碧绿的荷塘之间。每次到郝堂总想起南朝的汉乐府民歌:“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经典民乐《江南春色》、《姑苏行》的动人旋律也在心中萦绕。

  一个叫郝堂的地方,牵系着我们无尽的乡恋,寄托着我们浓浓的乡愁……

分享到:
编辑:郭同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