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庞贝古城”探秘 从“地下”走出的辉煌

2012年08月02日07:40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泗州古城遗址挖掘现场。此处为泗州古城香花门遗址,旁边为大运河穿城而过的遗址,不远处即为大运河入淮处。

  【通济渠】

  从“地下”走出来的辉煌

  □总策划王守国刘书志

  □统筹李红军

  □执行记者谷武民刘忠首席记者张体义文记者李康图

  核心提示

  7月3日,一场雨洋洋洒洒,盱眙县淮河镇城根村田野里笼罩着神秘的氛围。

  332年前,也是一场雨,持续了70多天,改变了一座古城的命运。这古城就藏在城根村的地下。

  “不能去啊,那里看管很严。”手指村子周围菜地三四个铁丝网围得严严实实的发掘大坑,村民们的口气不约而同。

  A

  怪事连连:小村地下藏奥秘

  神秘的怪事几十年来一直在这个淮河边的小村子上演。

  73岁的杨老汉印象深刻。他们村,打井打不深,下面硬得很。村民盖房子,盖好没几年就会裂缝,从底到顶,无一例外,有的裂缝好像是一种看不懂的图案。

  这个村子的土地也很特别,好不容易把它耕平了,往往无济于事,一场雨又是坑坑洼洼。

  “刚建好的墙就裂了,缝隙都在一条线上。”城根村的戈先生带记者现场查验。

  于是千奇百怪的传言不胫而走:地震前兆,妖怪作乱。也有人像模像样地比划说,村子离朱元璋家祖坟——明祖陵太近,冲了王气。

  村里上年纪的老人回忆,上世纪60年代初,当时洪泽湖底干涸,碗口粗的缝下看到了城砖和部分建筑的墙基,听说这里古代有一个泗州城,后来被淹在地下,到底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明白。

  B

  水成就湖?湖毁灭了城?泗州城谜团萦绕

  《水淹泗州城》作为一出戏出现在河南梆子里,已故豫剧表演大师常香玉生前对此有几分遗憾和无奈。

  早年常香玉从京剧老师那里学会了这出戏,每到一个地方必然要唱,直到在洛阳得了病。手术后,方才被迫放弃。

  这出戏说的是,泗州知州公子白生赴京赶考途经洪泽湖,与湖中神女凌波仙子邂逅。女追男,男以功名为重,凌波仙子爱极而恨,一怒之下,以水报复……

  其实,以水淹泗州为背景的戏曲版本很多。

  《泗州城》说的是泗州城青年才俊李长善去南京(当时叫应天)赶考,路过洪泽湖边住宿,湖中水母娘娘慕其英俊,欲招为婿。李功名心重,不恋女色,当即拒绝。水母娘娘一怒之下,借来了东海水淹没了泗州城。

  《虹桥赠珠》这出戏,则是根据水漫泗州历史事实与神话传说改编的。女妖水母盘踞泗州,兴风作浪,孙悟空率神兵天将与之格斗,将其降伏。

  把一个城市的悲剧糅进去爱情仇恨、正义邪恶的“味精”,京剧、秦腔、豫剧,三百年来唱戏的、说书的,演此不疲,街头巷尾,津津乐道。

  城根村地下的确藏有一座泗州古城。盱眙县政协文史委主任、明史专家陈琳告诉记者,民间和网络针对“泗州”说法很乱。陈先生进行了匡正和释疑:泗州有四。史料载,北周时改为泗州,名字始于此。第一处在宿预(宿迁市),历160余年。第二处在临淮县(盱眙淮河镇),从唐开元到清,共945年。第三处在盱眙(盱城境内),历97年。第四处在原虹县(安徽省泗县),历135年。

  城根村地下的就是第二处泗州城。

  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一场始料不及的特大洪水淹没了繁华的泗州古城。

  今年7月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淮海晚报原副总编辑、淮安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王卫华在书房里泡了杯茶,开始伏案疾书。

  泗州古城,他已研究关注了20多年。

  运河和漕运促进了泗州繁荣,境内汴河(通济渠)入淮口从城内穿过,漕运量唐代年均三四百万石,最高六百万石。北宋的漕运量,年平均六百万石,最高八百万石。

  江苏省考古部门曾对洪泽湖作过多次调查,确认洪泽湖大堤为东汉广陵太守陈登始筑,时称捍淮堰。

  在洪泽湖形成的漫长过程中,大坝高筑使其湖水不断抬升,面积不断扩大,造成“堰堤有建瓴之势,城郭有釜底之形”。此时淮河、洪泽湖尚可明显区分。

  1128年(南宋高宗建炎二年)冬,金兵南下,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留守弃城南逃,扒开黄河大堤,企图以此阻挡身后追兵。

  决开的黄河,由泗达淮,黄淮合流,东浸诸湖,泥沙累积,河床增高,于是每逢河、湖异涨,河、淮、湖相继决堤。

  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总理河漕的潘季驯实行“蓄清刷黄济运”治漕、治河方针,即“筑堤障河,筑堰障淮,逼淮注黄;以清刷浊,沙随水去”。这样人为把淮水蓄高,导致城中水位低于河水。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泗州大水,城中水深三尺”,“五月退,六月复入,民多流亡”。

  到了清代,尽力保护漕运,利用洪泽湖为黄河分洪,反过来再为下游黄河“攻沙”,不断抬高洪泽湖水位,洪泽湖“悬湖”已成定局。

  淮安明清史专家陈琳说,黄夺淮以后,被称为“水漫泗州”的大水,有十多次。康熙元年到十八年,泗州共计6次遭大水危害。

  真正具有悲情意义的时刻,终于来临。

  康熙十九年(1680年),泗州城被黄河夺淮的滚滚狂涛淹没在洪泽湖底。

  泗州城再也没有露面。

  C

  发掘揭秘:古城可超“庞贝”古城

  地上辉煌九百载,地下深睡三百年。

  古城迎来“梦醒”时分,如“抽丝剥茧”漫长曲折。

  1963年大旱,几近断流的淮河河床上出现奇观:明祖陵的石人石马出现在河滩上。此陵就在泗州城北13里,这为一座神秘古城的面世留下了伏笔。

  10余年后,盱眙县淮河大桥动工兴建。一些古里古气的碎砖片瓦引起专家关注。

  一过又是数年。

  1982年,一件国宝级文物石破天惊露出地面:一件精美铜壶中36块金币光芒四射,一只重达19斤的纯金金兽卧于壶口上。随后,泗州城的研究正式列为课题。

  十年一觉泗州梦。1993年,盱眙县文史办在泗州城遗址范围内调查出8处遗迹。1999年,江苏省物探院和盱眙县有关部门共同对遗址位置确定,探测出城内的部分建筑遗迹。

  2010年12月,南京博物院联合淮安博物馆、盱眙博物馆的考古工作人员启动了对泗州城遗址的全面调查勘探。

  2012年7月初,在发掘现场,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林留根所长透露,经考古发现,泗州城南北长2.4公里,东西宽1.2公里,总面积2.4平方公里,如果加上外面的廓城和城壕,总面积将近400万平方米。

  泗州城遗址出土文物有青花瓷、大铁锅,打仗用的石雷、铁蒺藜,帝王配制的龙纹瓦当等,足以印证当初因大运河和淮河润泽,这里是交通中转要地和战争战略据点。

  最让考古人员振奋的是,大量刻有铭文的石香炉、灵瑞塔(僧伽塔)一件件重见天日,史书中所载的名刹普照王寺(大圣寺)合灵瑞塔位置得到有力确定。

  据介绍,普照王寺是供奉僧伽的寺庙,僧伽因为唐代得道而成名,到了宋代更加得到推崇,而普照王寺也声名远扬,宋代时成为全国五大名刹之一。

  “与一瞬间被火山岩浆吞没的庞贝古城比较起来,古泗州城被水灾吞没,并被泥沙掩埋,免予受到风化和人为破坏,其完整程度可能远超庞贝古城。”考古工作人员朱晓汀介绍。

  从“庞贝古城”出来,我们走向下一站“淮安”,运河入淮处随“庞贝古城”沉没已然没入洪泽湖,那么,它究竟怎样走向下一站?下一站,它又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又演绎着怎样的一种辉煌呢?我们充满了好奇。

责任编辑:张黎光
分享到: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6101。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