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运河之淮北宿州段——流淌的瓷器

2012年07月26日07:32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淮北市大运河博物馆珍藏的大运河出土的绞胎器

 隋唐大运河淮北市柳孜遗址出土的大量瓷器标本

  行走大运河之淮北宿州段系列 2

  【通济渠】

  从“地下”走出来的辉煌

  □总策划王守国刘书志

  □执行首席记者张体义记者刘忠谷武民文李康图

  中国是瓷器之国,唐宋时期瓷业尤其发达,官窑、民窑遍布各地。由于瓷器的易碎性,陆路长距离运输瓷器不仅不便而且运量较小。隋唐大运河连接了中国内地的五大水系而且直达出海口,从此内地各窑口的瓷器流动起来了。在隋唐大运河淮北、宿州段出土的数以十万计的各窑口的瓷片就是瓷器流动的遗物,水上陶瓷之路的明证。

  运河故道惊现大批瓷器

  A

  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收藏开始升温时,就不断有淮北一带的农民拿着唐宋瓷器到城市中兜售,这引起了收藏界的疑问:那一带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古代瓷器呢?

  大运河故道附近不断有瓷器出土也引起了文物部门的重视,开始征集和发掘。1999年后,淮北、宿州对大运河遗址进行了数次发掘,出土量最大的文物就是瓷器。

  因为瓷器的大量出土,催生了淮北市博物馆的新建与宿州市博物馆的升级换代。

  6月27日,在中国隋唐大运河博物馆(原淮北市博物馆)馆长杨建华的带领下,记者领略到了馆中瓷器的琳琅满目。

  杨建华说,当时一些瓷器专家看到这些瓷器,不敢相信是真的,这些瓷器不仅新,而且有些是没有见过的新东西。

  杨建华参加了柳孜遗址的发掘全过程,他介绍说,柳孜遗址发掘中出土的瓷器,主要是唐代的。通过器形辨认,这些残碎瓷器主要是民间日常生活用瓷,以唐代长沙窑、越窑、寿州窑、邢窑、巩县窑产品为多,反映了我国当时各主要瓷窑产品的时代特征。从窑口及窑系看,主要分布在河南、河北、湖南、山东、安徽、陕西、江西、浙江、福建等省,地域广阔。

  宿州大运河遗址两次发掘出土的文物大部分为瓷器,出土瓷片数以吨计,窑口达到20多个,涉及朝代有隋、唐、五代、宋、辽、金、西夏等。

  “挖”出一个新名词

  B

  淮北、宿州运河遗址发现的瓷器数量庞大、窑口众多,年代跨度大,分布地域广,这在全国瓷器研究中是没有碰到过的。

  淮北市博物馆原馆长、瓷器研究专家王红五提出了一个“大运河瓷”的新概念。他在其专著《大运河瓷》中,用“全、新、多、亮、精”五个字来概括“大运河瓷”。

  王红五解释说,“全”指出土瓷所涉及的窑口全;“多”指出土瓷的数量多、品种多;“新”指运输过程中沉没瓷器绝大多数是未曾使用过的器皿;“亮”指器表因地下大运河弱碱性的水土环境接触不到有腐蚀或污染的物质,故而器表很亮;“精”是说尽管大运河出土的陶瓷器多是当时各窑口生产的大众化畅销产品,但其中不少产品质量较高,基本反映了唐宋时期陶瓷的生产制作水平。概括起来说,隋唐大运河通济渠段被黄沙掩埋的、出土的古瓷都应该属于“大运河瓷”。

  大运河成就陶瓷之路

  C

  中国瓷器外销的历史很久,瓷器沿丝绸之路向西有过输出,但数量不大,因为在陆地上长途运输瓷器风险是很大的。

  有一个传说可以证明陆地运输瓷器的艰难。当时,瓷器商把采购来的瓷器先放在潮湿的地上,在每件瓷器里灌满沙土,再在沙土里撒上草种或麦种,按照瓷器的不同品种和规格,一件一件叠起来,用绳子紧紧包扎。接着在这些“土”柱上不断地喷洒清水……慢慢地,撒播在沙土里的种子生根发芽了。根根芽芽,互相交错,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坚固的整体。这时候,就可以装车起运了。

  隋唐大运河的开通,把全国各地的窑口连接了起来,也解决了大批瓷器长距离运输的问题。

  杨建华说,2011年6月,中国古陶瓷学会和淮北市人民政府主办的“隋唐大运河出土陶瓷器学术研讨会”在淮北市召开,专题研究“大运河瓷”的问题。

  专家们认为,这些瓷器首先反映了大运河通济渠段从隋初到元初长达700年的兴衰史,其次对唐宋时期瓷器市场销售和南北流通有重要的研究价值。中国古代陶瓷生产中除官窑以外,绝大多数窑口生产的瓷器是为了市场销售,多数供应本地使用,对外输出主要靠水运,目前看到的很多民窑窑址都靠近河道。从淮北大运河出土陶瓷器看,南北瓷器交流十分发达,更重要的是为北方地区陶瓷器的外销提供了重要参考。

  中国陶瓷器外销开始于唐代,有学者将晚唐外销瓷形象地总结为四组合,即浙江的越窑、湖南的长沙窑、北方的白瓷和广东的青瓷,它们向外输出,主要靠大运河。正是隋唐大运河的开通,使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陶瓷之路连接起来,中国陶瓷由此走向世界。

  D

  老瓷片

  如何获新生?

  淮北、宿州运河段瓷器、瓷片的大量出土在当地催生了一批瓷器研究者、收藏者和爱好者,无形中提高了当地乃至全国民间研究高古瓷器的水平。

  但是收藏热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刺激了民间的“淘宝热”,乱挖的后果会对运河遗址的保护带来巨大的灾难。如果大运河申遗成功,保护面临的压力还会更大。

  在采访中,面对成堆的老瓷片,除了具有研究价值、展览价值、收藏价值等必须保护的瓷片外,那些当年被居民当垃圾扔掉的普通瓷片、那些大量的重复性瓷片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记者的心头。

  记者有次在北京采访,发现有艺术家利用废弃的青花瓷片和现代电子垃圾结合创作出了很有新意的当代艺术品,非常受欢迎。给记者印象最深的是一副用青花瓷片做成的眼镜,这样的眼镜自然无法使用,只是艺术品,而且还标了一句话:不是它蒙蔽了我们的眼睛,而是我们自己蒙蔽了自己。

  民间艺术家可以这样利用旧瓷片,有着种种法律法规限制的文博单位收藏的大量碎片又该如何处置呢?

责任编辑:张黎光
分享到: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6101。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