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运河:神秘汴河育开封 繁华似水梦东京

2011年12月16日19:44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惠济河与古汴河的汇合处

 位于开封市繁华路段的州桥石碑,碑下就是州桥遗址。

  □总策划王守国执行省内新闻部

  □记者周斌谷武民文记者周斌实习生习宜豪图

  核心提示

  “汴河通,开封兴;汴河废,开封衰。”这句盛传的歌谣正是对大运河与开封之间神秘关系的生动写照。汴河就是隋唐时期的大运河。汴河,在当时东京乃至全国漕运交通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不仅是开封的生命线,同时其漕运的通畅维系着北宋东京城的繁盛。

  汴河故道,深埋地下难掩芳容,成为都市繁华的背影

  A

  “上一个千年的世界史应该从开封写起。”我国一位近代历史学家的断语让人浮想联翩。开封的神秘源自于一条更神秘的河流。

  “汴河通,开封兴;汴河废,开封衰。”汴河就是隋、唐、北宋时期的大运河,它与开封的关系可见一斑。

  12月14日,伴随着河水缓慢的流淌,记者沿着惠济河从屠府坟村至阎李寨村开始寻找大运河的遗迹。越过一片树叶满地的杨树林,有一条小水沟与惠济河有了汇合。“这就是古汴河遗址。”不经意间,同行的该市文物局工作人员人告诉记者。

  两岸荒草丛生,河道细窄几乎被枯黄的野草所湮没,河水呈棕红色,看起来更像是一条排水沟。站在桥上放眼望去,浓雾掩盖下的河段若隐若现,两岸河床上种满了蔬菜作物。这就是古汴河的现状。

  史料记载,开封市大运河始于公元前361年魏惠王开凿的鸿沟水系,汉代疏凿汴渠流经开封,公元605年隋炀帝开通通济渠,唐代通济渠改名广济渠,习惯上仍称为汴渠或汴河。

  北宋依托空前发达的汴河水运定都开封,难怪宋代经济学家张万平说“汴河之于京师,乃建国之本”。正是大运河水的流淌促进了南来北往的商贸,使北宋时的开封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最繁荣的城市。

  沧海桑田,岁月无情。

  曾带给开封几多辉煌和自豪的汴河不知何时变得支离破碎,难觅踪迹了。

  据开封市文物工作队负责人介绍,开封段的运河故道今天多淤没于地表以下7到9米,大多地段地表已基本平整,不见任何河道痕迹。在北宋时,这河流是东京联络三陪都和江南的水运要道,凡东南之漕运及各种物质,均赖此河。

  河水流出了城市繁华。赫赫有名的相国寺位于汴河北岸,交通便利,是东京城内的一处大型货物中转站。它使城区之内许多桥梁周边也都成为知名“商圈”。在某种意义上讲,没有汴河就没有东京的繁荣。

  如今,随着中国大运河申请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进行,开封市政府审议并通过了大运河遗产保护规划,标志着开封市大运河保护和申遗工作进入实质性实施阶段。昔日辉煌的汴河故道正慢慢揭开神秘面纱。

  古桥有“十三”,美景“明月照古城”

  B

  有河就有桥,桥上刻有河流的记忆,更是河流最诗意的点缀,开封更是如此。

  “州桥在哪里?”问。

  “就在你脚下。”答。

  12月的开封,寒风凛冽地吹着。记者伫立在开封最繁华的中山路上,一块“州桥遗址”的碑文揭开的该是地下面怎样的一番景象?

  汴河之桥让人留恋。据《东京梦华录》记载,东京城的内外段就有桥梁13座,最为壮观的就是州桥。其柱皆青石为之,石梁石榫楯栏,近桥两岸皆石壁,雕镌海牙、水兽、飞云之状。每当月明之夜,“两岸夹歌楼,明月光相射”,登桥观月者纷至沓来,俯瞰河面,银波泛泛,皎月沉底,故有美誉“州桥明月”。

  在这个都城最繁华热闹的去处,集结了大型茶馆青楼、酒肆瓦子,夜市繁荣,几乎是通宵达旦。北宋末年色艺双绝的名伎李师师也在如此暧昧的环境氛围下红得发紫,据传曾深受宋徽宗喜爱,并受宋朝著名词人周邦彦的垂青,更传说曾与《水浒传》中的宋江有染。颇具传奇色彩的风流韵事成为东京繁华中的一抹脂粉。

  开封市文物管理局资深专家刘顺安告诉记者,1984年,开封市政公司在中山路中段修筑大型下水管道时修出州桥遗址,当时的文物工作者探明了它的位置所在。有关考证表明,州桥在闹市区4.3米深的地下,该桥为南北向砖石结构的拱形桥,南北长17米、东西宽30米,保存基本完好。

  当时因受环境和时间限制,无法进行全面发掘,仅在下水管道工程范围内开了一条南北长20米、东西宽4米的探沟,清理出部分桥面,并打破桥面和拱圈,挖出了桥孔中的淤泥,又重新掩埋了起来。

  除了州桥,虹桥的曼妙也值得一提。虹桥与河北赵县的安济桥(赵州桥)、泉州的万安桥、潮州梅县的广济桥并称“中国四大古桥”。

  “横跨汴河,其势如虹,桥下舟船如梭,桥上商贾云集。”这是当时《清明上河图》中展现的虹桥之魅。如今,它已经被开封著名旅游景点清明上河园完整地复制了出来,让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一饱眼福。

  遗憾的是,“四大古桥”中的三座桥梁至今仍保存于世,而虹桥却随着北宋覆亡后与干涸淤死的汴河河道一起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

  刘顺安介绍,结合文献记载及对汴河遗址的勘探材料推测,虹桥遗址也得到了初步认定,大致位置就在开封市东郊屠府坟村与阎李寨村之间的惠济河北岸一带。

  运河兴废,

  “大梁”东京演绎繁华梦

  C

  美国哈佛大学著名汉学家费正清曾经说过:如果我能够选择,我最愿意生活在中国的两个时代,一个是春秋时期的宋国,一个就是宋朝。英国史学家汤因比更是直白: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

  开封,古称大梁,战国时曾为魏国国都。秦统一六国时大将王贲率10万大军,久攻此城不下,遂决鸿沟之水,以水代兵淹灭大梁。城破魏亡,大梁沦为默默小城。

  时光斗转星移,大运河的繁荣让北宋王朝选定这个城市为东京汴梁。仅仅几十年时间,开封“北通涿郡之渔商,南运江都之转输”,扬州等南方地区的石料、粮草、食盐等沿运河北上直达,当时东京城里专有一傍水路的城门就叫“扬州门”,称得上是“城中万物翚甍起,百货千商集成蚁”,可谓繁华至极。

  茶坊酒肆、娱乐行业是城市发展繁荣晴雨表。《清明上河图》成为运河水滋润下的开封城璀璨夺目的真实写照。画中800多个人物,90多头牲畜,170多棵树和40多条船,将一个“八方辐辏、四面云集”的大汴京盛世美景描绘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

  花开花落,繁华似水。北宋之后,南宋与金对峙,汴河也一分为二。自此,汴河开始断流。金代后期,金代曾以开封为中心,对汴河局部地段进行疏通。金元之后,黄河改道,河患特多,汴河几乎消失。

  明代中期,开封为排城内积水,遂于扬州门外疏汴河旧渠一万余丈至陈留。这次疏浚后,到明嘉靖时,开封城内汴渠在延庆观前等处尚有迹可寻。到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开封又遭黄河水淹,这次洪水过后,开封段的汴河基本上全部消失在地表以下。

  此城只堪成追忆。身边的大运河虽然远去,古城一次次被埋重建,但是一代帝国千年的风骨不变,河城相拥滋生的气质文化早已生根发芽,这是千年不变的光荣记忆。

  大运河“申遗”,

  对于开封是难得的历史机遇

  D

  该市文物管理局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为了切实做好大运河的“申遗”工作,开封市编制完成了《大运河遗产(河南开封段)保护规划》。按照今年4月12日国家文物局在扬州召开的大运河保护与“申遗”工作会议精神,开封市包括铁塔、繁塔等文物点在内的北宋东京城遗址和汴河遗址北宋东京城段进入了“申遗”的后续列入项目。

  另外,开封新郑门遗址“城摞城”博物馆项目的开发,也向大运河“申遗”提供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遗产点,进一步丰富大运河申遗的考古资料。该遗址博物馆建成后,不仅能形象地向世人展示开封地下独特的“城摞城”奇观,而且在全国博物馆体系中具有无可比拟的独特性。

  这位负责人表示,大运河联合申遗对于古城开封来说是难得的历史机遇,他们将积极进行宣传,引导全社会力量参与到大运河的保护和申遗工作中,从而最大限度延续运河文脉,传承古城文明。

 责任编辑:张黎光
分享到: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6101。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